當前位置: 天涯書庫 > 倚天屠龍奪艷記 > 第241章 滅族絕種

第241章 滅族絕種

    逐宇和趙敏騎馬往南而退,出了東瀛軍隊的重圍,兩緩緩而行,趙敏擰轉頭來,說道:“這些東瀛人,怎么都和白癡一樣?竟然不追也不問?”
    楊逐宇呵呵一笑:“這都怪敏敏長的太好看了,魅力太大,你一人傾國傾城之貌,迷倒了東瀛鬼子的整個大軍,所以我們才如此安然脫險。哈哈,如此軍隊,等同廢物,人再多又有何用?走,我們這就回去調集大軍,掃平天滿宮。”摟緊了趙敏的細腰,然后策馬狂奔回了自己軍隊駐扎之地。
    回到漢軍大隊,楊逐宇下令大軍,進攻天滿宮。十萬鐵兵,急速行軍,沖到天滿宮之下。小野和一眾東瀛將士剛剛收兵回來,就聽到城下喊殺之聲,眾人心中大震。小野登上城頭,往下一看,見楊逐宇身后大軍有十萬之眾,他想自己也有十多萬人,在人數上并不遜色于敵軍,加上是在自己的國土上,若一味防守豈不是遜了氣勢,于是連忙集合將士,打開城門,迎兵出戰。
    楊逐宇見小野軍隊出來,心中一喜,暗想:“這樣最好,我讓你們出得了城,就再也進不去了。”大軍將士鐵甲鏗鏘、精神抖擻,排開形成一個“雁字形”,排立于天滿宮下。號角齊鳴,鼓聲雷動,振奮士氣。
    小野帶兵出城迎敵,排好軍隊,騎馬上前,大叫道:“我乃東瀛天皇小野次四郎,東瀛國與你們中華大紅國素無交往、仇怨。你們為何要侵略我們?”原來他和山本篡權奪位之后,山本一死,他就自稱了天皇。
    楊逐宇大笑:“我的國家強大,有足夠遠征打仗地資本,侵略你們便侵略你們了,哪有什么原因道理可說。過了今天,以后就再也沒有‘天皇’這個稱呼了,也沒有‘大和’這個民族了。”此時只想快打敗東兵士,再也講些什么虛偽的和平道德。更不去拿什么“討逆”“伐叛”的借口,出口帶著極為濃厚的挑釁。
    小野勃然大怒,用手指向楊逐宇,喝道:“竟敢發下如此狂言。你是何人?”這時楊逐宇已獨騎一匹馬,馬上并沒有趙敏。
    楊逐宇傲然道:“小野,你給我聽好了,我就好是大紅國的皇上。楊逐宇。”
    小野大吃一驚,怔怔看向楊逐宇,“哦”了一聲,道:“聽說中華國土土地遼闊。人口有萬萬之眾,是天下最強大的國家,真沒有想到。皇帝竟然是一個年輕小子。”眼睛一瞪。隨即又道:“我東將士驍勇無敵。你們不是對手,我勸你快快逃跑。否則休想有一人能活著走出東海島。”口氣極大,充滿了威脅。
    “**你大爺,本事不大,口氣不小,和剛死不久的山本一摸一樣。”楊逐宇心中暗罵,忽然升起一念,又拍馬向前走了幾步,不屑的看了小野一眼,笑道:“兩軍對陣,主將斗勇。小野,我是皇帝,你是天皇,我們暫時還算是同一等級的人物。哈哈,你敢跟我單條么?”
    小野神色一愣,大怒道:“暫時!什么意思?難道你地意思是說過了片刻,我們就不是同一等級的人物了么?”
    “我說這個‘暫時’,已經是很抬舉你了。哼,東瀛彈丸之地、滄海一粟、微不足道;我大中華國土是一們的一百倍。你是什么東西,也配和我同個等級?”楊逐宇冷冷一笑,口氣中的挑釁越來越濃。
    楊逐宇字字譏諷,小野氣地渾身發抖,恨恨道:“好,我和你單條!讓你瞧瞧我東瀛搏擊術的厲害。”他不知道中國武術的厲害,加上從小聯系搏擊,在東瀛算是一條好漢,根本不把楊逐宇放在眼里,心想:“我只要殺了對方主將,他們大軍自然不戰而退。”
    小野此言正中楊逐宇心懷,心想先干掉小野,那東瀛群蛇無首,就橫是不堪一擊了,當下大叫:“擂古助威!丁將軍,你給我倒壺熱茶,看我溫茶斬小野。”大軍出征,不能酗酒,所以只有熱茶。
    漢軍將士跟隨楊逐宇打了不少仗,知道自己的主將雖然已經當了皇上,但上到戰場后仍然喜歡親自出馬,在大軍面前顯威風、出風頭,當下幾百鼓手同時擂動戰鼓,頓時鼓聲震天,猶如山河奔流,爆發沸騰。
    丁強認識楊逐宇很長時間,知道他武功地牛B程度已達到了凡人不可攀比的地步,恭然道:“一切聽從皇上吩咐。皇上英勇無敵,您親自出手,自然是旗開得勝。”叫士兵取來保暖水袋,倒了一大碗熱茶,雙手舉于頭頂,恭敬的站立不動,直等楊逐宇殺了小野后回來喝茶。要知此時正是寒冬,一碗熱茶舉在空中,冷風一吹,不過片刻,就會涼去。
    戰鼓霍霍聲中,楊逐宇雙腿一夾馬腹,大叫一聲“駕”,哈哈大笑,拍馬而出。小野見楊逐宇沖來,當下也大叫一聲,右手握一把長刀,拍馬迎來。兩人相距還有幾丈距離,小野忽然一揮手,一枚星形暗器擲向楊逐宇。楊逐宇冷笑一聲,隨意側聲讓過。這一瞬間,兩馬又近了許多,小野再度揚手,又是幾枚小飛刀向楊逐宇胸前投去。楊逐宇案罵一聲:“無恥的小鬼子。”絲毫不減前進速度,隨即運起內力,長袖一揮,把那些暗器全部震開,此刻,兩馬已經交在一起。
    兩馬相交地一剎那,小野大叫一聲,舉刀去砍楊逐宇的頭部。只見寒光一閃,一道耀眼的厲芒劃破天空,楊逐宇倚天劍已經極快地拔了出來,寶劍橫揮,速度比小野長刀快了十倍不止。刀光劍影交輝而過,但見一道鮮血沖天而起,就似噴泉一樣,楊逐宇哈哈大笑,寶劍已經插回劍銷之中。左手提著一個人頭,勒馬轉身,往回奔去。在看小野,胯下地馬還在往前跑,只是馬上地人,卻已不見了腦袋。馬跑了一陣,沒有主人的控制,速度減緩,只聽“咕咚”一聲。無頭尸體栽倒在了地上。
    楊逐宇只一招就取了小野頭顱,中華十萬漢軍喝彩聲如雷,士氣被提到了極高點,一時間熱血沸騰。只覺得殺氣膨脹,人人摩拳擦掌準備大開殺戒。而東軍隊,見他們地天皇才沖出去就被砍掉了腦袋,人人都是感覺被劈了驚天一雷。一時間亂成一團,尚未開戰就開始向后退縮,主帥陣亡,人人都沒有了斗志。個個心驚膽寒。
    楊逐宇拍馬而出,取了小野人頭,又拍馬而回。馬兒腳步未停。中途沒有耽擱一絲毫時間。他回到軍中。立馬到丁強身前,端起丁強舉過頭頂的茶碗。只見碗中茶水,熱氣騰騰,尚且燙手。豪然一笑,一口飲盡碗中茶水,把小野的頭顱舉過頭頂,喝道:“大軍前進,塌平前方,一個敵人也不要放過!”
    大軍得到號令,戰鼓急擂,前隊長槍利矛,排列云云,后隊箭如飛蝗,直逼敵陣。一眼望去,青旗似林,圓盾如云。眾將士大踏步前進,大地震動,十萬雙戰靴敲擊地面,遍野的將士涌了上去。
    東瀛軍本來隊素質不高,又有大半是剛入
    民民兵,加上他們孤居海島,哪見過這種陣勢!此刻直顫,一名將官雙手發軟,拋下長刀,身上一陣陣發寒,心道:“這些哪里是凡人,分明是天兵下凡,跟天兵作對,哪有能勝的道理!”
    中華漢軍逼入東瀛軍,他們是按照楊逐宇所授《武穆遺書》上的陣法排兵,長槍長矛相互配合戳刺,立時殺死了大片東瀛鬼子。
    東瀛將士本就不是中華漢軍對手,慌亂之下更無抵抗之力,見到戰友一片一片倒下,沒死地嚇到魂飛魄散,全身猶似墮入了冰窖,由慢慢后退,變成不戰而逃,擁擠之中混亂難清,人馬相互踩踏,死者不計其數。
    楊逐宇雖然不將東瀛軍隊放在眼里,卻也沒想到他們不堪一擊到了如此程度,眼看自己的軍隊象海浪一樣急涌,把東瀛將士一層一層的吞噬,自己展開輕功,腳從東瀛兵士們頭上踩踏而過,越過所有兵士頭頂,直到天滿宮城門口落下。俗話說一人發威,萬夫莫擋,加上這些東將士嚇破膽后根本就稱不上一個“夫”字。他一人仗劍守住城門,不讓逃跑的東瀛將士進城。
    東瀛士兵沖不破楊逐宇地倚天劍,又見西、南、東三面都有漢人兵士,漢軍部隊用‘雁字’陣形圍住三面從南而來,只有北面留出空隙,無奈之下,東瀛軍隊只有棄了天滿宮,瘋狂的向北而逃。而無數逃亡到天滿宮的普通民眾,見軍隊北逃,知道城池馬上要被占領,留在城中只有死路一條,當下打開北門,跟隨著敗軍,集體向北逃亡。
    楊逐宇輕易拿下天滿宮,進到城中,見空空蕩蕩,早已沒有一個浪人。喚來東母后和倉木嘛衣,詢問道:“浪人全部北逃了,再向北去,還有什么可以駐守的城池?”
    東瀛母后此刻已有些憂眉難展,愁愁地搖了搖頭。倉木麻衣嬌聲道:“再向北走兩百里,就沒有陸地,是茫茫無盡的大海啦。皇上若是在追趕,逃跑的將士就無路可退了。”她年幼無知,只知道一心服從楊逐宇,并不為自己的同胞感到心痛。
    楊逐宇心中一振,大喜道:“好,我們稍作停留,之后繼續北追。”
    這時趙敏咯咯一笑,嚕嘴道:“越向北行,天氣越是寒冷,我們在追下去,東瀛將士們就只有往海里游著逃了,冰水禁體,也不知道他們受不受地住。”
    眾將士在天滿宮燒火做飯,填飽肚子補充體力,稍作休息后,楊逐宇帶著大軍繼續北追,到了東瀛北海道島嶼的最北端。此地已經接近北冰洋地帶,寒風刺膚刮骨,全身活動,還勉強能夠忍受,只要靜站片刻,腳底就會結冰。
    東瀛所有兵士和民眾逃到海邊還來不及喘氣歇息,又見中華大軍緊追而來,他們根本不迎戰反抗,又瘋狂向北逃跑。這時身穿厚棉祅的趙敏“哎呀”大叫一聲,抬手向前一指,驚道:“楊大哥,這下我們估計出錯了,浪人真地從海上逃跑了,但卻沒有掉進水里。”
    楊逐宇忙登上一個小山丘,向前一望,也是拍手大嘆:“媽地,天氣寒冷,海水結冰,我怎么沒有想到這一點。”原來寒凍之季,海面結冰,東瀛浪人被追地急了,就冒險踩著冰從海面上向北而逃。
    中華大軍追到了海岸,不過一會兒,東瀛浪人全部都已經踏冰從海面上繼續北逃,趙敏急道:“楊大哥,怎么辦?我們還繼續追下去么?”
    楊逐宇心中微微一怔,低頭心想到:“***,在這無邊無際地海面厚冰上追敵,要是厚冰承載不住,忽然破了,不論武功再怎么高,那都死定了,一不小心就會弄得個全軍覆沒,可真是危險無比。咳,鬼子們向北逃亡,若平安踏過了冰海,那就進入了廣闊的俄羅斯境內了,他們踏上寬廣的亞歐大陸,要再想一舉殲滅,除非先吞滅整個亞洲、歐洲,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一時心中舉棋不定,命大軍暫停腳步,拿不下主意。
    就在此刻,忽然聽得漢軍將士齊聲歡呼喝彩,一名前面的將軍奔到楊逐宇面前,大叫:“皇上,大喜、大喜,東瀛浪人走投無路,入海自殺啦。”
    趙敏大叫道:“呀,楊大哥,你快看,東瀛浪人這一下可真是全部自殺了。”
    “難道厚冰承載不住龐大的人群?破了!”楊逐宇心中大振,忙又抬頭觀看。
    但見東瀛浪人大隊向北方冰海涌去,他們之中有大多將士穿著沉重的鐵甲鋼盔,還有百姓攜帶厚重物資,厚冰承載少數人還可以,但數以萬計的人眾同時在冰上踩踏,冰結又如何承受得住?先慢慢出現裂縫,最終“咯吧”聲響,先破出幾個大窟窿,隨后漸漸分開,到處的冰都開始破裂,由整塊破成碎塊。
    冰一破洞,立即有人掉入冰窟之中,之后完全破裂,更是無數人掉進奇寒無比的海水里。混亂之中,前面鐵甲軍忽然齊聲驚呼。只見無數鐵甲兵人馬已抱著碎冰在海水中掙扎,陷入海中。眾多人見冰一破,惶恐之下急忙往岸上跑,可此時已經來不及了,冰塊一起裂痕,受了重壓之后,越破越寬,東瀛浪人多數掉入海中,片刻間還沒有凍死,只有抱著漂浮的碎冰掙扎,竟自入了絕地。
    楊逐宇站在小山丘上觀望,只見東瀛浪人掉入海水中的越來越多,后隊人馬向回奔逃,好不容易有少許人跑出了大海,又被圍堵在岸上的中華軍用長槍長矛硬戳了回去。東浪人進退皆是不能活命,面對可以穿胸的利器,又不由自主的一個個擠入大海之中。
    趙敏見數不清的東瀛浪人在大海中拼命滾動、擁抱哭叫,拚命掙扎,繞是她見過大風大浪,習慣了面對戰場,此刻也是心中不忍,轉過了頭不忍觀看。
    無數浪人在寒冷的大海中狂喊亂叫,慘不忍聞。等到全身凍僵,不能掙扎游動,海水灌到口中,喊聲停息,但見海中露出唯一的雙手只揮舞幾下,過了一會,全身沉入海中。大部分浪人已陷沒海中,無影無蹤,余下來的小部分人也陷沒半身,做垂死掙扎,只有揮手叫嚎的份兒,田地充塞著慘厲的呼喊。又過一會,叫聲逐漸沉寂,大海把無數浪人吞得干干凈凈。人馬、刀槍、鐵甲,物資,全無半點痕跡,只有幾百面旗幟和破布散在海面之上飄著。
    中華大紅國十萬戰士在岸上觀看,林立的刀光與無數碎冰交相輝映,眾人一聲不作,雖然早默然了鮮血和殺戮,但見到這個場面,仍均是心中震撼。
    楊逐宇心中又是震撼又是歡喜,心道:“今天之后,大和民族絕種了,咳,數百年后,再也沒有日本這個國家了。”眼看浪人全部被大海吞噬,不到半個時辰,海面再次慢慢結冰,一切風平浪靜,就好象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
如何安装哈灵麻将辅助神器 贵州11选5手机版 手机版急速赛车 7位数是多少万 内蒙11选五走势图带连线 体彩七星彩走势图 2020年白小姐四肖必中一肖 快播急速赛车手 佳人期货配资公司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直播现场 最大的合法配资平台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浙江6+1奖池有多少钱 股权投资基金配资 甘肃快三电子版走势图 山东老十一选五走势 2020年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