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書庫 > 倚天屠龍奪艷記 > 第240章 冰中美人迷倒三軍

第240章 冰中美人迷倒三軍

作者:天可呆 發表時間:2015-02-13
    媽的,小野竟然逃跑了。既然要征服這個國家,就趕盡殺絕!”東瀛皇宮雖然炸毀,但卻逃跑了主要的頭子,楊逐宇下了狠心,問東瀛母后道:“向北而去,他們會去什么地方?”
    東瀛母后道:“向北走,此去不遠,北九州有一所宮殿叫‘天滿宮’,那里是個囤兵之地,也有豐厚的糧草,小野逃出宮外,定然會去那里。可是天滿宮是在大山之中,不靠沿海線,若要追擊,就只能陸上步行,不能靠海船前進。那里是東的最北處,氣候極為寒冷,加上現在正是冬天,不利于行軍打仗。”
    “不管陸上、海上,冬天、夏季,我們都不懼東瀛鬼子,那我們就從陸地上步行便是。”楊逐宇毫不猶豫便定下了主意。東母后和倉木麻衣熟悉地形,有她母女帶路,大軍雖來到陌生地方,卻也不擔心迷路。
    當日下午,軍隊糧食、棉衣一切準備充足,直接朝北而走。大軍一路北上,楊逐宇想起日本人打仗慣用的政策,當下也斗轉星移作為己用,采用起最惡毒的“三光政策”,不禁止軍隊將士的一切行為,并且暗發將令、暗中慫恿,東征期間在東瀛島上,平日一切軍規軍紀全部作廢無視,允許將士一路燒殺搶劫、奸淫辱掠。
    當兵的若無軍規限制,那本就是比土匪還壞。如此一來,大軍經過的地方,處處慘叫哀號。一片狼籍,時常夠能看見東瀛女人全身**,在雪地里尖叫著被十幾個士兵追趕戲耍。大軍從海上而來,本無行軍地戰馬坐騎,而北行不到兩天,許多將官士兵都有了自己的坐騎,有一個小將搶得一匹健壯大紅馬,還特意獻給楊逐宇,跑來邀功領賞。將士所行所為。和土匪惡人沒有什么區別。東浪人見有外**隊侵犯,對他們無惡不作、毫不留情,只要看到楊逐宇的軍隊,全都嚇的恐慌向北逃跑。
    楊逐宇大軍向北挺進。所有東浪人聽說他們的部隊都在北方的天滿宮,所以也被逼著一路往北逃竄。楊逐宇帶領大軍向北行了三天,已經快到了東瀛群島的最北部天滿宮,此時天氣越來越冷。將士穿著厚厚的棉衣,皆難以防寒。而東人,因為逃的匆忙,沒有糧食衣服。又冷又餓,許多人沒有到達天滿宮,就已死在路上。
    第四日黎明行不多時。忽然望見遠處一陣白蒙蒙地云霧騰空而起。楊逐宇道:“怕要刮風吧?天氣已經很冷。一刮起風來。那就更冷了。這鬼地方的鬼天氣,真不是個住人的地方。”
    趙敏和楊逐宇同騎一匹大紅馬。她坐在楊逐宇前面,依靠在他懷中,仔細一看,說道:“我在蒙古草原上生活得久了,這不是寒云冷霧,是地下的塵沙。”
    楊逐宇微微一愣:“沙塵?怎么這樣多?難道前面有東瀛人地軍隊?”
    趙敏道:“我也不知道。咱們過去瞧瞧怎么樣?”她擰頭瞧了瞧楊逐宇,眼光盈盈,頰邊含有笑意。風雪之中,全身白衣如雪的趙敏,長發垂肩,猶如剛下凡的仙子,她舒雅自在的坐在楊逐宇身前,明艷圣潔,儀態不可方物,十分動人好看。
    碎雪之中地趙敏,美得無語形容,楊逐宇雖然久和她相處,此刻一見她的臉,想起一句詩:‘回頭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一顆心竟是怦怦而跳,忍不住頭向前一湊,立即在她嘴唇上吻了一下,微笑道:“好!如真有東瀛軍隊,我們這皇上皇妃,就當是親自出馬,去探探軍情。”擰頭命令丁強把大軍壓住,自己去去就回。
    丁強微微一驚,愕然道:“皇上,探軍情,派幾個小兵前去就行了,你……你可不必這樣去冒險。”但還是受令停住大軍前進。
    趙敏被楊逐宇快不及避的吻了一下,嫩臉嬌紅,猶如白牡丹的花心,嫣然一笑,忙別過頭去,雙手一拉韁繩,大叫一聲:“駕!”兩人縱馬疾馳向前而去。
    跑了一陣,前面塵沙揚得更高,更聽得隱隱傳來金鼓之聲。楊逐宇一怔,急忙勒馬,說道:“果真是軍隊,你聽這聲音。”驀地里號聲大作,戰鼓雷鳴。
    趙敏道:“看來東瀛人逃到了天滿宮,把他們所有人馬都聚集在此,正等著我們來呢。楊大哥,我兩是退回去、還是在向前沖進去看看?”
    “哈哈,東瀛小鬼子,我可不放在眼里,就算他們也有十萬大軍,我照樣在人群中來去自如。”楊逐宇哈哈一笑,又道:“既然來了,就要看個明白。敏敏,我們走。”
    兩人繼續策馬向北,走不多時,前面塵頭大起,一隊軍馬直沖過來。只聽得鐵甲鏗鏘,塵霧中一面大旗飛出,寫著斗大地“小野”二字。楊逐宇見敵軍人數不少,前面一層是一隊整齊的正規軍,不過后面卻都是身穿各色布衣的雜牌軍,見主將小野地戰旗也已在此,心想看來整個東瀛國地軍隊都盡集于此地了,只要滅了這支大軍,整個東瀛群島,就唾手可得。他一打手勢,又折向南奔。兩人坐騎腳程極快,奔了一會,和東瀛軍隊離得遠了。
    見東瀛軍隊氣勢倒也不弱,并非他們想象中地那么不堪,此時趙敏面現憂色,說道:“東瀛軍隊人數不少,又是在他們的地盤上,不知咱們地隊伍敵不敵得住。”
    楊逐宇微微一笑,卻不放在眼中,正要出言嬉笑幾句,忽然前面號角齊鳴,一排排布衣步兵列成隊伍踏步而前,又聽得左側戰鼓急擂,大地震動,數千只馬蹄敲打地面,漫山遍野的正規騎兵涌了過來。楊逐宇左手一抄,緊緊抱住趙敏的細腰。拿出倚天劍,護在她胸口,柔聲道:“靠,一不小心,我們真地沖進東瀛大軍的中心了,呵呵,敏敏,別害怕。”
    趙敏回頭一笑,臉上沒有絲毫色懼。點點頭,說道:“你都不怕,我自然也不怕。”她說話時吹氣如蘭,楊逐宇和她相隔既近。幽香更是中人欲醉,雖然身
    ,心頭反生纏綿之意。眼見東北南三面都有敵兵,馳去。跑了一陣。忽見南面也出現東兵,隊伍來去,正自布陣,四處已無路可走。
    原來小野逃到天滿宮。召集東所有兵士共五六萬人,再此布陣守侯,等著楊逐宇帶兵北上。這幾天里。又有無數難民逃亡到此。小野又把所有男丁全部充當民兵。東人眼看亡國,自然都是奮涌報名投軍。如此一來。總共湊足十幾萬人,正規軍和民兵參合一起,氣勢倒也頗為雄壯。
    楊逐宇見小野的人馬不少,雖是不懼,卻也暗暗心驚,縱馬馳上一個高坡,想看清對方的形勢,再找空隙向南沖出去。一瞧之下,登時呆了,只見西首密密層層的排著一隊隊步兵,兩翼則是騎兵。對面遠處是身穿條紋衣服的東瀛精銳戰士,長槍如林,彎刀似草,聲勢極為浩大。四面鎮住陣腳,自己和趙敏正處在中心。
    只見陣中將校往來奔馳指揮,萬人喧鬧一片。這時東瀛軍已發見了他兩人,眾人只知東土大紅國前來侵犯,卻并不認識楊逐宇,有將領下令,數名兵丁奉命前來查問。
    楊逐宇心想:“媽的,本是和敏敏逗趣前來探探軍情,沒想到鬼子正好在此布陣,今日鬼使神差,策馬亂奔,陷入鬼子大軍陣里。”想到得與懷里的趙敏一起冒險,這感覺倒是十分浪漫,心中一甜,臉露微笑,右手一揮倚天劍,左手提韁,喝一聲:“駕,快跑!”雙腿一夾,那紅馬如箭離弦,一溜煙般直沖出去。東瀛兵待要喝問,紅馬早已奔過身邊。
    那紅馬是大軍一路北上所搶的最好地一匹馬,雄偉健壯,奔馳奇速,一晃眼奔過三隊東瀛兵。楊逐宇心中正自歡喜,紅馬突然收蹄停步,卻是前面鐵甲軍排得緊密,難以逾越。楊逐宇凝神屏氣,兜轉馬頭,繞過鐵甲軍隊伍,只見弓箭手彎弓搭箭,長矛手斜挺鐵矛,一個間著一個,一眼望去,不計其數。只消東瀛兵將官一聲令下,他和懷中趙敏身上立時會遭到千矛叢集,萬矢齊至,雖有通天本領跑出去卻也不是容易之事。想到此地沒人認識自己,索性勒緊馬韁,緩緩而行,挺直了身子,仿佛這地上出了空氣之外在別無他物,目光向東瀛兵望也不望,傲然走過。
    趙敏心智聰明,也知道東瀛將士無一人認識自己兩人,當下神色不懼不怕,面帶微笑,水靈的大眼看向眾人,目光流轉,一一掃過。舉起芊芊素手,撩了撩耳鬢間的青絲,舉措嬌媚無限。
    其時碎雪漸停,烏云散開,朝陽初升,楊逐宇和趙敏騎馬迎著柔柔的日光,控轡徐行。趙敏頭發上、臉上、手上、衣上白雪未化,又灑上淡淡地陽光,艷霞繞身,嘴不點而含丹,眉不畫而橫翠,如描似削身材俏生生立在馬背,其中柔美嬌艷,足可傾國傾城。
    東瀛雖然美女不少,但在男人面前,都只會躬腰身、走小步、扭屁股,全是一副為奴為婢的服從摸樣,沒有特別個性,千千萬萬都象是從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而像趙敏這般以花為貌,以鳥為聲,以月為神,以玉為骨,以冰雪為膚,以秋水為姿,以詩詞為心的美女,嬌美絕艷中又不見絲毫做作之態地美女,東瀛卻是從未有過一見。
    東瀛男子人人好色,卻又個個都是出了名的“下半身無能”。他們見了美女就腿軟,見了趙敏這樣的美人,更是全身發軟。此刻數萬對眼光凝望著趙敏出神,每個人的心忽然都劇烈跳動起來,不論軍官兵士,都沉醉在這絕世麗容地光照之下。目不轉睛的瞪視著眼前的白衣少女,“咕隆”一聲,吞了一大口饞涎。
    大軍數萬人馬箭繃弩緊,本來隨時一觸即發,但眼光全部盯在趙敏身上,突然之間,便似中邪昏迷一般,人人都呆住了。十萬大軍,一時寂靜無聲,忽然間“當啷”一聲,有人手中長槍落地,接著又是“當啷、當啷”兩響,又有人手里彎刀落地。剎那,只聽得再“當啷”一聲,一名士兵手中長矛又掉在地下,接著,“當啷”之聲遍地傳來,無數長矛、彎刀都掉落地上,弓箭手地手也軟了,弓矢也不由自主地收了回去。
    忽然間,東瀛軍中地一名小將口中發出“呵呵”低咆聲,爬在地下,雙腳夾緊,神色無比痛苦,臉色扭曲,匍匐在地上對著大地聳動起來。那邊另一名兵士又叫道:“好熱,好熱!”“嗤”的一聲,撕開了自己衣衫。又有一名將官叫道:“美人兒,你別走,讓我來摸一下你地臉,我就死也甘心!”傻笑著要向趙敏的方向走,但只走了一步,雙腳無力,軟倒在地。
    紅馬在大軍前緩緩走過,一時人心浮動,十萬東瀛將士都被趙敏美色所迷。趙敏小嘴一撅,雙頰飛霞,滿臉羞紅,輕怒道:“楊大哥,我們快些回去,帶領大軍攻來,挖了這里所有人的眼睛。”
    楊逐宇道:“這里除了我和你,哪里還有人?只是有一大群豬狗不如的畜生而已。”看到東浪人所表現出的丑態,只看得暗暗搖頭,心中又是好笑又是氣憤,暗罵道:“你們這群人渣,真是沒資格在身上披這一個‘人’字。”
    東瀛軍官們忘了喝止,望著兩人的背影漸漸遠去。小野在陣前親自督師,呆呆的瞧著身穿白衣的趙敏在眼前消失,眼前兀自縈繞著她的影子,但覺心中發軟、腦袋眩暈,沒有打仗廝殺的心情,回頭一望,見手下一眾都統、副都統、參領、佐領和親兵,人人神色癡迷木納,收刀入鞘,有人竟然滿嘴鼻血,忘了拭擦。小野不由自主叫道:“好美的女子,天下竟有這等美貌的女子!收兵回營!”將令下達,數萬步兵騎兵翻翻滾滾的退了下來,像是剛在床上奮斗了一整夜似的,退入天滿宮里。
上一章 返回本書 下一章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書籍目錄
如何安装哈灵麻将辅助神器 正规的快乐10分能挣钱吗 安徽快三投注一定牛 北京pk拾技巧图解 黑龙江36选7开奖时间 淘宝广西快三开奖结果定牛 上海11选5几点开始 今日上证指数大盘走势图 甘肃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网上怎么玩股票 吉林快三当天推荐号码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大全 乐彩网17500山东11选5 10万买基金一年赚多少 30选5开奖号码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