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天涯書庫 > 倚天屠龍奪艷記 > 第239章 立志殺盡日本浪人

第239章 立志殺盡日本浪人

    風忽忽,天空下著零星碎雪。兩方大船對峙,隔水這一句“討逆”,讓所有東瀛浪人摸不著頭腦。
    “討逆?”山本吃了一驚,臉上顯出茫然之色,愣了愣,大聲道:“大紅國陛下,你何出此言?簡直胡說八道,我東瀛群島與你中華大陸素無來往,你討伐叛逆怎么到了我東瀛國來了。”他慣來能說善辯,口才極好。
    楊逐宇呵呵一笑:“山本,你本是東瀛國的大臣,趁東瀛的天皇陛下剛死,你就和皇叔小野趁機謀權篡位,你們乃逆賊也。東瀛母后和東公主逃亡到我中土大紅國,請我主持公道,我來此,自然算是為她討伐叛逆。這‘討逆’二字,并非編造出來的,實是師出有名。”
    “哦,原來是東瀛母后搬的救兵。”山本心中一震,總算知道了敵兵為何而來,他也算聰明,腦袋一轉,隨即喝道:“我東瀛內部的事,豈要你們外**政來干涉?你們派如此龐大的隊伍,分明就是別有居心。我宣布,東母后勾結外邦,來對付我東瀛國,現在正式被我大和民族轟出東瀛,以后永遠不承認她是東瀛浪人。”
    東瀛母后站在楊逐宇身邊,聽到對面山本的喊話,只氣的嬌軀直顫,但她請來外國的大軍壓近自己的國土,山本的話,一時間倒還真不能狡辯。楊逐宇卻是毫不在乎,心中暗笑:“老子本就是別有用心,你知道了也無所謂。”
    這時山本又道:“大紅國陛下。我勸你早早退兵的好,你若敢踏上我國土半步,我全國上下族人,一定都會奮力反抗,讓你們一個人也回不了中土。”口氣中帶著威脅地意味。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瀛鬼子,哼,好大的口氣,你爺爺我豈是嚇唬大的。”楊逐宇冷冷一笑,心念一生。起了一個更霸道邪惡的想法,心想:“**!日本鬼子乃是我生平最痛恨的人,既然來了,就做的絕一點。嘿,掃平東群島,把整個大和民族的人趕盡殺絕,然后在調派幾十萬中華百姓到群島上來生活。嘿嘿,如此一來,這東瀛群島,就真真切切是我中華大紅國子民的地盤了。我也改變了歷史。從今往后,世界上再也沒有大和民族。”
    楊逐宇心中做著打算,山本沒有聽到對面地回話。過了片刻。又重復叫道:“大紅國陛下。我勸你還好早退兵的好……”
    “想要我退兵?門兒都沒有。蠻邦叛逆,不和你羅嗦了!強者為王。敗者喪命,我們在炮彈上面見真章吧。”楊逐宇大聲喝道,然后對著丁強大喊:“我們已經給了他們足夠時間準備了。丁將軍,開炮,打沉對面的東瀛戰船。”
    山本聽到對面宣戰,連忙叫將士做好準備,命炮手把炮彈上膛,他一共有五十多艘戰船,每條船上有兩三門土炮,加合起來,也有一百多門土炮。
    此時丁強吩咐下去,船頭高舉指揮旗,頓時百余艘戰船的千余門大炮同時齊發,只聽連綿不斷地“轟隆”聲中,無數炮彈向對面東瀛戰船上飛射而去。他們的戰船本是一字排在海面上,一起發彈,威力集中,射程之內沒有一絲空隙,只見對面海上,飛出去的炮彈象下雨一樣,無數道水柱被炸漸而起,夾雜著許多木屑,沖起幾丈高的水花。
    東瀛地土炮射程短,威力小,準頭又差,根本及不上楊逐宇大軍的鋼炮;加上東瀛戰船全是木頭所制,船身本小,上面又沒有鑲鐵皮,受不住沉重的撞擊,如何禁得起這樣的轟炸?剛開了幾炮,強弱優劣之勢就顯示了出來,東瀛戰船沒有對楊逐宇地艦隊夠成半點威脅,只片刻間,他們的戰船就被打沉了一半,而楊逐宇手下的戰船,威風凜凜地排在大海上,卻是完好無損,一艘都沒有沉。
    雙方對轟不到半個時辰,楊逐宇見對面地東瀛戰船全部沉沒,已經沒有看見一門能夠反擊地土炮。戰船翻倒沉沒,眾多東瀛士兵掉入水中,此時正是冬季,海水冷若冰窟,普通常人如何承受得了!沒有炸死的人,剛落水時還拼命掙扎叫喊,只過了半晌,慘呼哀號聲漸漸變小,近萬名東瀛將士不是被炮彈炸死,就是全凍死在大海中,就連主將山本也不例外。
    丁強滿面歡喜,走下指揮站臺,大聲道:“稟報皇上,首戰告捷!東戰船也實在太遜了,大大超出了我地估計,簡直就是豆腐渣軍隊,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他們已經全軍覆沒了。”
    趙敏嬌笑道:“剛剛那叫山本的人口氣不小,只可惜本事不大,禁
    下子,就丟了性命。”
    楊逐宇點了點頭,道:“這就是強國和弱國之分了!”命令停止攻擊,站在船頭,觀看對面情景,所死全是東瀛鬼子,心中并無隱徹之心。不禁得意大笑,大笑之后,不屑道:“螳臂當車,不堪一擊。”
    消滅了東瀛國出來反抗的艦隊,楊逐宇又命所有戰船慢慢靠岸,靠到岸邊后,百余艘戰船仍然是一字排在沿岸。他估量陸地上東瀛宮殿和自己艦隊的距離,大炮完全可以打射到宮殿里面去。當下又傳令千門大炮齊發,對著陸上的東瀛皇宮狂轟一個時辰。漫天炮彈飛竄,帶起一條長長的黑色火焰尾巴,就象流星雨一樣。
    楊逐宇站在船頭指揮,看著“嗖嗖”亂竄的炮彈,整個東瀛皇宮都被掩埋在一片硝煙之中,這樣打仗,不損一兵一卒,實在叫人心中喜悅舒暢。此刻心情極佳,攬住趙敏的纖腰,觀望無數飛向對岸炮彈,自顧大聲哼唱起來:“陪你去看流行雨落在這地球上,讓你的淚落在我肩膀,要你相信我的愛只會為你存在,你會感到,幸福的所在……”
    趙敏嬌肢亂顫,“噗嗤”一笑,眉眼喜開,嫩臉嫣紅,嬌聲道:“楊大哥,你真有才,這歌真好聽,只可惜天上飛的是炮彈,不是流星雨。”
    楊逐宇裂牙一笑,也不臉紅,得意道:“我一直都很有才!再我眼里,現在飛的炮彈,比流星雨好看多了。”
    趙敏抿了抿嘴:“可對面的東瀛人,卻視這些炮彈為催命的厲鬼,索魂的惡魔。”話講到此,忽然眉兒一蹩,臉色變的嚴肅了,幽幽嘆道:“戰爭,就是這樣子罷!一方的勝利,就必須要用另一方的鮮血、死亡做代價。哎!”
    一千多門大炮圍著宮殿轟炸了整整一個時辰,只炸得東瀛皇宮墻倒房塌,慘叫聲中石瓦亂飛,變成一片瓦礫廢區,其中死了多少人,根本無從計算。
    看此番場景,東瀛母后眉頭緊瑣,嚇得臉色蒼白。她頗為擔憂,怯怯道:“皇上,現在我們的宮殿已經被你轟炸成了荒蕪的廢區,宮殿里的人要是沒有逃脫,想必也死得差不多了,這……這樣一來,就算我奪回了大權,宮殿沒有了,人也死完了,那又有什么用?”
    “嘿嘿,我好象是有些過分了。”楊逐宇心中暗笑,笑道:“宮殿沒有了,以后可以在修建。人死光了,我可以再從中土調派大批人到這里居住。總之你不必擔心,我保證讓你以后仍然做你的東瀛母后就是。哈哈,再說了,東瀛島上人多著呢,又怎是這么容易就輕易死光的。”
    東瀛母后見了這種大場面,心中早沒了主見,只有點了點頭,小聲道:“皇上自有主見,奴婢一切聽皇上吩咐。”
    楊逐宇摸了摸她的媚腰,笑道:“對,你什么都不用管,總之我不會虧待你。”手掌在她屁股上狠狠捏了一爪,心想:“媽的,沒有稱帝之前,我本只想做個慈祥和善的謙雅皇帝,可真當了皇帝,野心卻一發不可收拾,行事起來,和帝**閥也沒什么區別,怎么比當年的八國聯軍還壞還橫。哎,都說權利越大、**越強,現在終于懂得了什么叫‘權欲’了!嘎嘎,不過這東瀛母后,比慈喜太后還愚昧,找上我,就等于硬生生引狼入室,把國家賣給了我。”
    眼看對面東瀛皇宮已經不復存在,楊逐宇才命令大軍所有將士穿好保暖的棉裝,然后一起下岸。他帶領著十萬之眾,挺進東瀛宮殿,只見一片瓦礫中,處處都是一些士兵、宮女的殘肢爛體。楊逐宇知道雖然炸毀了東瀛皇宮,但并不代表東瀛就此滅國了,因為他們還有軍隊,還有人民。
    大軍在廢區中仔細搜查,除了許多宮女和普通士兵的尸體,并不見東朝廷的官員的尸體,想必他們看見山本全軍覆沒,就已早先逃亡。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被壓在墻土下還沒死的宮女,東瀛母后上前問道:“你可知道小野皇叔去了什么地方?”
    那宮女全身被一壁厚重的土墻壓著,下身全部壓爛了,因為沒壓到頭部,所以暫時沒死,但看情形,也活不過多久了。她顫聲的道:“向北去了!”
    東瀛母后道:“去了什么地方?”
    宮女吃力的搖了搖頭:“我不知道,大臣門見戰船被打沉了,就拋下宮殿里所有人,獨自逃走了。”說到這里,雙眼閉上,就死了。
如何安装哈灵麻将辅助神器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 排列3走势图哪个最准 新潮能源股票 四川快乐12前三组选最大遗漏 体彩福建31选7中奖规则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 北京pk拾猜冠军计划 安徽快3开奖一定牛遗漏 上海11选5开奖结果查 方正证券股票行情大智慧 江西快3网上平台 中国平安股票行情股吧 河南快三遗漏 河北体彩十一选五app 宁夏体彩11选5 吉林快三儿手机版和值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