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天涯書庫 > 倚天屠龍奪艷記 > 第186章 依依不舍

第186章 依依不舍

    逐宇和小龍女摟抱在一起親親呢呢,正是情最濃密的然想到外面的楊亦菲、小昭、蛛兒、和神拳門聶風一干等人,心里一清,自己馬上便就要離開古墓了,而小龍女常年幽居黑暗,是卻不能長時間離開寒冰床的、也禁不起塵世的繁鬧,否則便會容顏老去。他還有許多要事未做,終究是不能永遠在古墓里陪伴她,心中驟然一陣刺痛。
    “過兒,你怎么了?”小龍女見他眉頭一鎖,似乎心有煩惱,俯在他懷中,柔聲問道。
    楊逐宇捧著她明媚的臉,輕輕的撫摩她著的臉頰,這話他實在不想說出口、可又不得不說,嘆道:“姑姑,真是對不起,我本來也想陪你永遠在一起,可我還有許多大事未了,實在不能長時間留在古墓,天下英雄都還在等著我帶頭,領著大伙兒起義。天一亮,我……我就要下山去了。”
    小龍女目光一黯,喃喃道:“以前我常聽郭大俠說,大英雄、大豪杰、好男兒,都是以天下為重。哎……”心里并不在乎自己的情郎是不是‘大英雄’‘大豪杰’,性情單純的她,只要情郎永遠和自己一起那便滿足,隨即道:“那我陪你下山便是。”
    “萬萬不行!”楊逐宇心中一震,想到小龍女只要步入塵世,就會立即衰老,一時間心驚肉跳,不知道如何去解釋,說道:“姑姑,你不能下山……”
    小龍女自然懂得他的意思。凄然一笑:“你是怕我衰老么?”
    楊逐宇不知道如何去說,只是把她摟得更緊,心痛地點了點頭。
    小龍女好象并不在乎自己的容顏,柔聲道:“我若和你下了終南山,肯定會要遇見一些希奇好玩的東西,本就沒有寒冰床的寒氣罩身,我的皮膚見不得光,再加上心浮氣動,不出一年半載。就會頭發全白,臉上皺紋縱橫的。到時候和過兒站在一起,也就顯得很不般配了。”說到這里,又凄傷的道:“頭發白了。老了、死了,我卻都不在乎,可你才陪我一天,就又要走。我又怎么舍得。”
    楊逐宇聽他如此表白,禁不住眼淚盈眶,真想說一聲“我永遠不走了”,可理智告訴他。這不能說,因為古墓之外還有中原所有英雄豪杰在等著他,還有眾多紅顏知己在等著他。他就算說了。也根本就做不到。
    小龍女黯然傷神了一會兒。忽然又微微一笑,說道:“反正我也不喜歡熱鬧。既然你不愿意我變老,那我便不下山了就是。我就在古墓里等你,你辦完該辦的事情,在江湖上玩厭了,就回古墓來陪我。好不好?”
    小龍女看是柔弱女子,但她一身遭遇與常人不同,不是幾十年如一日的幽居在古墓,就是十幾年不變地生活在無人的山谷底,加上她又修煉玉女功,其耐心和定心之強,天下無與倫比。對于一個人的孤單、等待,她早習慣了,只要心中還有美好的盼頭,三年五載、十年二十年,對她來說均是幽幽淡淡、彈指一揮之間。
    “你真好!”楊逐宇心中大為溫暖,不過隨即而來地是更加心疼,把臉靠在小龍女的柔發上面,溫柔道:“等我辦完事情后,便帶著一大群姐姐妹妹,全部來古墓隱居,永遠不離開你了。到時候這里熱熱鬧鬧,再也不會象現在這么冷清了。”他性格漂浮輕噪,貪戀紅塵,最不喜歡被拘束,此時一時心動說下這種話,但若要他真的長居山野,他自己恐怕也不相信自己能夠辦到。
    再說了,楊逐宇如今有著推翻蒙古人的理想,計劃始終是沒有變化快地,但若真的打垮了元朝廷,之后不知道還有多少要事,回古墓隱居云云,顯得有些不切實際,不知道是多少年月之后的事情了!且若有朝一日,他要是真成的九五之尊,以他地性格,又怎么舍得下錦繡繁華?想到這里,不禁郁郁難歡,心中越發黯然惆悵。
    小龍女心純單一,有念便存,見他神色郁郁,反而溫柔的道:“你不用為我擔心,我從小修煉玉女功,早就習慣了清凈的生活。我以前只道自己地過兒死了,心里無趣無味,尚且能在古墓里靜坐七十年;現在知道了我地過兒還活著,無論如何,他總是要回來陪我地,于是自己心中高興快活,也就沒有什么寂靜
    苦了。”
    楊逐宇自己貪慕多姿多彩的世界,要離她而去,見她反倒過來安慰自己,心中生起無限情意。他眾多紅粉佳人,雖然個個都是絕色天驕,但他惟獨對小龍女地感情不同,因為小龍女曾經是陪伴他相依相守了一輩子的妻子,這份用時間累積的感情,是其他女子暫時不能給予的。所以在小龍女面前,他心中也沒有了一些亂七八糟的念頭。此時此刻,沒有話說,只是抱著她,不再想多說話。
    當初小龍女不知道自己就是楊過的時候,楊逐宇心中賭悶得慌,只希望她要是知道就好了;當真以真實生份和她坦白相成,可才半夜,就又要離開,楊逐宇大是覺得意猶未盡,覺得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高興,有了牽掛,心里就無比酸苦內疚。
    兩人緊緊相擁,一直到了天亮。古墓里雖然漆黑無光,卻能聽見外面漸漸響起的人喝馬嘶之聲,想來是大伙兒天亮醒來了。
    一貫來做事還算武斷的楊逐宇,如今也不禁有些優柔寡斷,心中千絲萬僂,難以形容。站起了身子,卻舍不得放開小龍女的玉手,咬了咬牙,好不容易狠下心要走,當看見她那優柔的眼神,又忍不住心軟了下來。
    人到離別終須離,人要散時終須散。幾次三番,楊逐宇終于狠下心腸,道:“姑姑,我走了。”怕自己又心軟,不敢多說,硬著心頭,擰頭轉身大步而走。
    這時只聽后面傳來一個女子溫柔的聲音:“過兒,你可要記得回來,不管十年、二十年,我一直在這里等你。”聲音仿佛天籟一般,在通道里來回蕩漾。
    楊逐宇心中暗道:“小龍女,我一定會回來的陪你的。”沒有再回頭,黑暗中,卻是淚流滿面。
    *****
    楊逐宇到了古墓石門,但見天邊朝霞嫣紅,眼下的草坪中花草清晰芬芳,正是初亮的清晨時光。他揉了揉酸楚的鼻子,伸開手來,對著朝露芬芳大大一個深呼吸,然后奔向了馬車群。
    “楊盟主,一切準備就緒,趁著早晨清爽,我們可以起程了么?”風見他到來,連忙上來躬身問道。
    楊逐宇“恩”了一聲,卻并不回答,而是轉身向右一看,但見楊亦菲、黛綺絲、小昭、蛛兒、史紅石,以及玉女八劍,都已經做好了動身的打算。對楊亦菲道:“妹子,你不去墓中向你祖母道別?”
    楊亦菲嫣然一笑:“祖母喜歡安靜,她對我說過了,走的時候,不必不打擾。”
    “哦”楊逐宇心里依依不舍,牽掛的望向古墓石門一眼,擰過頭來,叫道:“起程!”.
    =|手、隨行大漢一起擁著十輛大馬車,楊逐宇和楊亦菲、黛綺絲、小昭、蛛兒、史紅石,以及玉女八劍壓在左右,浩蕩浩蕩遠去。
    有楊亦菲指路,馬車隊輕松的就穿過了密集的林子溝壑,從終南山道上向山下前進。
    秋高氣爽,金風送暑,因為車子裝載太沉,雖是六匹馬兒同拉,但畢竟也還是緩慢。行了半日,才出了終南山境內。風道:“盟主,我們鏢隊南下,必須從長安城正中的街道經過,長安乃古今大城,里面三教九流之人均有。從現在起,咱們得多留一點兒神啦。”
    楊逐宇一怔,冷笑道:“怎么?有人敢來太歲頭上動土嗎?”.
    #打這些財物的主意的,只怕還不會有。只是,這長安乃蒙古極其看重的地方,城里蒙古兵將不少,要是讓這些靼子知曉了,那就有些麻煩。”
    “哦,原來是蒙古靼子。”楊逐宇心中一凜,心想這些蒙古人是肯定不會和自己友好的,他雖然不懼蒙古兵,但帶著這么多重物,可不想被蒙古人糾纏上,忙道:“除了走長安中心的大街,就別無二路嗎?”.
    =.
    “嘿!那就著要小心為妙了,一定要萬分警惕。”楊逐宇想這次來終南山,雖然蒙古人并不知道,但也不敢大意。
如何安装哈灵麻将辅助神器 在线教育概念股票 双色球2018144期开奖结果 江西11选五5开奖规则 今天的吉林快三开奖号 开奖特马白小姐 安徽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深圳福彩什么时候开 2010上证指数 今天大透乐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赛车预测计划软件 黑龙江黑龙江省22选5玩法 炒股怎么炒才能赚钱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组走势图 新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十一运夺金计划 国家福利彩票北京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