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天涯書庫 > 倚天屠龍奪艷記 > 第181章 美貌再生

第181章 美貌再生

    室中,只有楊逐宇、小龍女、蛛兒三人。蛛兒滿臉眼睛在楊逐宇和小龍女臉上看來看去,甚是惶惶不安。
    楊逐宇對著她微微一笑:“蛛兒,你不用害怕,就象是睡著了一樣,醒來后你就變成以前漂亮的樣子了。”話剛落口,手一抬,腳步向前一挪,以訊雷不及的速度,忽然一指向她胸側三寸處點去。蛛兒只看見人影一晃動,根本還來不及反映,已經被點中了穴道,身子一軟,就失去了知覺。
    “蛛兒,呵呵,可別怪楊大哥了,免得到時候你害怕得哭哭涕涕的,我這可是為了你好。”楊逐宇伸手一攬,就抱起了蛛兒纖柔的腰枝。
    小龍女靜靜的站在后面,這時候說道:“你的身法和手法挺不錯。”雖然是簡單的幾個字,聽得出她的語氣中很是贊揚。
    “嘿嘿!我自認為也是挺不錯的。”楊逐宇得意的仰了仰頭,毫不謙虛的笑了笑。
    小龍女忍不住抿嘴一笑,啐道:“你倒一點也不謙虛。這輕狂驕傲的性格,真是像……”話到這里,雪白的臉竟透出一絲難得一見的紅暈,似乎覺得說下去會有不妥,便停住了口。
    楊逐宇自然知道她接下來要說什么,此刻也不吃醋了,反而覺得有些開心,心想她對楊過用情越深、越戀戀不忘,相反的說,就是證明百年前的自己越有魅力。忽然心中一動,問道:“小龍女。比起我來,你的輕功如何?”他知道小龍女說話‘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無好勝好強之心,也不會故意謙虛做作,肯定不會說假話。
    小龍女面對這個少年,不知道為何,起了一股莫名地親切感,這不象對楊亦菲那樣,是一種七十年來從未有過的感覺。她以往從不言笑。此刻卻是不自覺的又淡淡一笑,老實說道:“依我所見,你的身法和手發已經達到了快似閃電的境界,比菲兒還要快一些。但卻比不過我。”
    逐宇心中一黯,心想:“我原來以為自己已經天下無敵了,沒想到卻比不過我這前生的妻子。”他好勝好強,心中實不服氣。也不承認,笑道:“我剛剛只是隨便動了一下,說我比不過你,那卻未必。”
    “你不相信么?”小龍女純清的大眼睛看著他。
    楊逐宇當然不肯承認。“咳、咳”干咳了兩聲,笑道:“說一句很老實的話,我真的不相信。除非事實擺在面前了。”
    小龍女無奈地搖了搖頭。柔聲道:“我已經很多年沒有與人動手了。你不信的話,就和你比比當作好玩吧。”玉臂一伸。忽然向她抱著的蛛兒抓去。
    楊逐宇心中一震,但見眼前一晃,一個白影腳不落地、猶如鬼魅一般向自己飄了過來,比流星還疾、比閃電還快,速度快得無語形容、難以想象。若是其他人,根本看不清小龍女的出手和身法,楊逐宇內力深厚,目力反映極快、極強,卻是能看到她伸手是來抓自己抱著地蛛兒。他自稱天下第一高手,自然不是吹出來的,對方來的快,他也退得快,腳下倒踩七星步,心隨神動,往后飄去,自然是不讓她的手碰到蛛兒地身子。
    就這一眨眼不到的時間,楊逐宇連退了八步,已經是快到駭人驚聞了,而小龍女更快,伸著手的姿勢沒變,卻是虛空而踏、搶上了九步。楊逐宇慢了一絲,退避不及,只見她的玉掌已經搭在了蛛兒地身子上,心中一閃:“好快。”分神之間,懷抱一空,但見蛛兒的身子“嗖”的一聲飛了出去,已經在小龍女懷里。他兩人怕傷到蛛兒,所以都只用輕功,被奪過去后,各自不使內力掙搶。
    小龍女兩手摟著蛛兒,站楊逐宇身前三步處,笑吟吟地道:“怎么樣?我沒有騙你吧!”
    楊逐宇臉上一紅,知道自己確實慢了她一籌,卻是仍舊不服,叫道:“未必。”腳步向左一挪,伸手反向她懷里地蛛兒抓去。小龍女白影一閃,衣帶飄飄,快了他一小半步,已經往右側讓開。那知楊逐宇向左挪出地腳步一變,頓時向右一踏,又連續幾繞幾圈變換了幾個位置,恰好停在了小龍女右側,長臂一摟,哈哈大笑,把蛛而給搶了回去。
    小龍女懷里一空,靜靜的站住,扁嘴一笑:“你是靠詭異地步法騙了我。”言語之下,就是說他身法速度仍是沒有自己快。
    楊逐宇靠的是凌波微步,老臉又是一紅,厚著臉皮道:“這有什么錯嗎?步法和速度結合,才叫真正的輕功。”
    小龍女道:“你說的沒錯,好,我在奪回來就是。”她本來心如死水,早沒有玩樂之心,可今天竟破天荒的和楊逐宇斗氣起來,真是百年不見之事。但見她身影一閃,又是同樣的姿勢,伸出一只玉手,向楊逐宇懷里的蛛兒抓去。
    與此同時,楊逐宇
    避,他這次學了乖,腳步中全是用的“凌波微步”的無章,詭異無倫。一瞬之間,但見整個石室內,到處都是他的腳步,讓人琢磨不透。那知小龍女的身法更為奇特,只見她白影一顫,晃蕩之下,快到神出鬼沒,身子好象分出無數個影子,在石室里亂飛,四面八方皆是“嗖、嗖、嗖”的衣塊破空之聲。
    眼花繚亂中,楊逐宇一個不備,懷抱里的蛛兒,又落到了她的手中。直到此刻,才心服口服,停下腳步,愣愣在地,心道:“以我現在的輕功,肯定是要勝出張無忌和韋一笑等許多,本以為天下無敵了,不料今天卻輸在了我這以前的仙女老婆手里。”
    小龍女見他發癡,柔柔的笑了笑。輕聲道:“你步法雖然詭異,但卻不知道,我古墓派地輕功,號稱天下第一,精妙絕倫,世間無一能及。你才二十來歲,有這份修為,已經是天下之奇事了,我像你這般年紀時候。只怕還不足你的一小半呢。”頓了頓,臉色也是有些詫異,又道:“再說了,輕功高低主要還是以內力做鋪墊。寒玉床有輔助增長內力的效用,這七十年我靜坐在寒玉床上,內力在蒙蒙中一直不斷的提升。平常人在上面睡一年,可以抵苦心修煉兩年。我修煉的本是陰柔內功、最適合坐寒玉床,加上我心無雜念,所以坐在上面一年,可以抵擋三年之功效。我原本就有幾十年的內力修為。這樣算來,我身體里已經擁有了將近三百年的純正玉女心經內力,已經達到了人體修為‘破碎虛空’的頂峰境界。古往今來。估計沒有人能夠達到這份修為。你小小年紀。竟然只略遜我一籌,已經是不可思議之事了。”她心中想到什么。就照直的說,并沒有絲毫炫耀之意,和得意之色。
    楊逐宇心中一寒,心想:“這寒玉床真是個好東西,只要睡在上面不縮陽地話,我倒是愿意每天都睡。”
    小龍女柔弱的芊腰一擰,衣衫白帶飄起,姿勢飄逸好看。她把蛛兒的身子輕輕平放在寒玉床上,眼神一閃、似笑非笑,啐道:“我們是要替小丫頭治容,又不是把她當作玩具,奪來搶去的,真是委屈了她。”說到此處,左手輕輕抵在蛛兒背心,用內力護住她地心脈,使其不會被凍傷。
    “不錯,不錯!”楊逐宇見小龍女屢屢對自己展露笑容,哈哈一笑,心中暢爽不已,輸在小龍女手中,他也沒什么傷心。走到蛛兒面前,把她的頭發從額心分到耳后、壓在腦袋下面,左半邊因練功而毀壞的臉頰全部顯露出來。湊進仔細一看,心中不禁微微抽動,大是疼痛,心想:“這丫頭其實是很愛漂亮的,這許多年來,帶著一張丑陋地臉頰在江湖上飄蕩,其間只怕受了不少人的冷眼嘲諷,可真是難為了她,也委屈了她。”
    小龍女內功深高莫測,用一只手運氣護住蛛兒心脈,她神色自然,身體其它處卻是活動自如,說話也絲毫不受阻塞。這時她右手從腰間荷包里取出一柄兩指長的柳葉小刀,說道:“我這里有一柄小刀,是專門用來挑蜂蜜用的,很是鋒利,也從沒有粘過不干凈地東西。”
    楊逐宇點了點頭,接過小刀,心里卻在想割蛛兒哪兒的一塊皮膚來填補臉上損去的皮肉。他把小刀冷凍在寒冰床上,摸樣神似一殺豬屠夫似地,光明正大地在蛛兒全身上下摸了一次,心中一笑:“這丫頭瘦骨零丁地,像一個營養不良的買火柴地小女孩,連手臂和大腿上都全是骨頭,全身上下就只有屁股和胸脯上肉多一點。喋喋,喋喋,女兒家胸脯上的肉比其他地方酥松一些,合在臉上肯定不行,再說那嫩嫩的**,我也舍不得用刀去割,所以說自然是不能割的。哈哈,看來先前真是說對了,只有在屁股上取一塊皮肉了。”
    小龍女見他在蛛兒身上這里拍一拍、那里摸一摸,不禁覺得有些忸怩,輕聲好奇的問道:“你準備取她什么地方的肉?”
    楊逐宇呵呵一笑,做了一個無奈的表情,笑道:“手臂嫩滑晶瑩最和面皮相似,我本想在她手臂上取一快皮肉的,可蛛兒太瘦了,無可奈何,只有割她的小屁股了。”手術臺上沒有男女之閑,這是醫生必備的心理素質,楊逐宇更是大有獸醫風范,一手拿起小刀,毫不猶豫,另一只手便去解蛛兒的裙子。
    “慢著!”小龍女玉手一伸,極快的抓住了楊逐宇的手,一臉的窘態,有些嫣紅。
    楊逐宇茫然道:“怎么了?”有史以來,他心中第一次別無他念。
    小龍女瞧了他一眼,眼神中似帶著一股責備,嗔道:“人家還是一個黃花閨女,你怎么可以這樣隨便就脫光了……”
    “這不算有輕薄之意吧?”楊逐宇一臉委屈,心想:“蛛兒雖然還是個處女,但早就是我的人了,脫
    看也無所謂啊。我的前身仙女老婆,竟然這么封建。只能心想、不能言說。苦笑道:“不脫掉衣服,怎么能夠動手術啊。再說了,我又沒有非分之想,這是屬于被迫無奈啊。”
    小龍女自知他講得句句是理,但是心中總不愿意見楊逐宇去脫蛛兒地裙子,心中一思,神色忸忸的道:“我看這樣吧,不如在我手臂上取一塊皮肉,來貼到小丫頭臉上去。”
    “什么?取你手臂上的皮肉。”楊逐宇吃了一驚。連連搖頭:“不可,不可,不可。”
    小龍女微微一怔:“有何不可?”
    楊逐宇斬釘截鐵道:“你們血型不同,皮肉粘貼后血液相互排斥。導致不能生長。”
    小龍女溫柔的笑道:“這個我也懂,過兒以前對我說過,血型分為A、.:~,O型可以不受其他血液排斥。你大可放心。我的血液是特殊的血型,與任何人都不會產生排斥。以前過兒受傷,失血過多,全都是我輸血給的她。”
    楊逐宇“哦”了一聲。說道:“嘿,你原來是O型血,這倒是了。”一時倒無話可說。
    小龍女道:“再說了。取其臀部之膚。粘于面頰之上。無論如何,聽起來總是有些別扭。”
    “噗嗤”楊逐宇聽她一說。忍不住一笑。心想:“可惜我身上的皮膚太黑,粘貼到蛛兒臉上,那她雙頰一黑一白,就要成黑白無常了,嘿嘿,肯定比現在好看不了多少。”眼光移到小龍女臉上,定定的看了她一眼,想起了一個叫做“佛主割肉喂鷹”地故事,真心道:“你長得像觀世音菩薩,心也像觀世音菩薩。”
    小龍女淡淡的道:“這有什么了不起,你在我手臂上割一刀,又不會死人,不用多久,新肉又長起來,只要自己注意好了,也不會留下疤痕。”右臂伸直,舉到楊逐宇面前,柔聲道:“你割就是了,我不怕疼。”
    楊逐宇見都到這個地步了,心中不愿,卻也不知說什么好,伸手捉住她的手腕,柔和嫩滑,極為舒服,但心頭卻一顫,只覺得冰冷如雪,不象活人。一手挽起她的白色紗袖,見她手臂不瘦不肥,雪白晶瑩,十分好看,就似剝了皮地蓮藕一般。柔聲道:“你可忍著點。”
    小龍女微微一點頭,甜甜的笑了一下,柔和的大眼水波盈動,是在對他表示鼓勵。
    楊逐宇一咬牙,右手刀鋒一斜,劃出一道白虹,從她嫩柔的臂膀上劃了過去。刀鋒去后,露出一片如嬰兒皮膚般可愛地顏色,也許是小龍女全身如冰,或者是她用內力抑制,破口處,竟然沒有流一滴血,而且極快的起了一層淡淡的白霜。小龍女只是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一瞬之間,光滑的皮膚又漸漸長了出來,一條玉臂,沒有一絲瑕疵和痕跡,就像沒有割過一樣,那新長地肌膚,紅嘟嘟的十分可愛,看來不用多久,就會和四周的皮膚融為一致。
    “怪了!難道你真地修煉為仙了,成為了不死不壞之身?”楊逐宇雙眼瞪得老大,不禁大叫出來。他從來沒有見過‘白刀子進白刀子出’地怪事,更怪地是刀子才提起來,肌膚就能即時重生的奇事。
    小龍女淡淡笑道:“我修煉玉女心經到了至高無上地境界,再經過一次升華,只要不傷及要害,就有了這份瞬間恢復的本事。”瞪了他一眼,又啐道:“你還愣著做什么?”她此時并沒有任何痛楚之態,左手掌心一直貼在蛛兒背心沒動。
    楊逐宇心中一震,“哦”了一聲,不敢在做多想,低下頭去,動作極快,用小刀仔細刮去蛛兒面頰上的肌膚,然后在把從小龍女手臂上取下的皮肉縫合在她的臉上。他出手的時候雖快卻并不慌急,下刀又準又穩,那一小塊皮肉恰恰和蛛兒臉上所需要的一樣大,不多一分,不少一毫,在她臉上,無比工整完美。小龍女的肌膚生長力快的出奇,血液果然也和蛛兒的相通,只一會兒血肉就緊緊相連在一起……
    楊逐宇看了看寒冰床上的蛛兒,手術成功百分之百,已經完全恢復了美貌,也許是融入了小龍女的血液的原因,她全身的膚色都比原來還更要雪白了一分,左臉、右臉,均是晶瑩透徹,一樣好看。心中一陣欣慰,抬頭一看小龍女,兩人不約而同相對一笑。
    皮膚剛剛吻合,楊逐宇害怕會有染感,也不敢大意,從小龍女那里要了一塊干凈的白紗布,包裹在蛛兒臉上。之后才笑道:“暫時不要解開她的昏穴,讓她多睡一會兒。”抱起蛛兒,打開石門,見楊亦菲、小昭、史紅石正在外焦急的等待,對她們做了一個勝利的微笑,把蛛兒放在了楊亦菲的床上。
如何安装哈灵麻将辅助神器 华东15选5今晚胆号预测 金巷子配资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果今天结果今天晚上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号码遗漏 天臣出资 炒股短线如何行情短 天津11选5胆拖玩法 茅台股票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7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的 排列五计划 最新版 内蒙古11选五最大遗漏 山东十一选五夺金一定牛 河北排列7开奖公告 明天涨停股票推荐骗局 大发快三计划下载安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