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天涯書庫 > 倚天屠龍奪艷記 > 第146章 老子真怒了

第146章 老子真怒了

    你是誰?為何闖進我丐幫地牢里來?”掌棒龍頭見楊就制住了十幾名丐幫弟子,心中大驚,他此刻坐在牢里雖為囚犯,卻沒忘記自己是丐幫弟子,時時刻刻都想護著丐幫。
    “峨眉楊逐宇!”楊逐宇對他頗有好感,口氣也很是溫和,但這時沒心情去和他多說話,見了一群峨眉女弟子歡呼喜悅的摸樣,心中一陣溫暖,快步走到牢門前。目光向里面一掃,盡是些二十歲上下的年輕女子,只見一個膚色白膩,眉毛彎彎,頗具姿色的女子凄凄切切的站在最前面,是剛剛在外面聽到發出嬌罵聲的人,便是丁敏君。
    他并沒見到武蘭兒,蛛兒、楊不悔、雪嶺雙株幾女,心想:“這些被抓的都是下山在江湖走動的弟子,我那幾個妹子在峨眉山上并未下山,自然沒有被抓。再說了,天下又有誰能抓住蘭兒妹子。”
    峨眉派眾女見楊逐宇來到牢門前面,等于是見了救星,滿面激動,大喜過望。
    那鐵牢的鐵柵欄柱子有酒杯粗細,楊逐宇手中沒有倚天劍和屠龍刀,普通刀劍根本不能砍斷,于是道了一聲:“姐姐妹妹們,往后退幾步。”兩手各抓一跟鐵柱,雙臂運力,悶喝一了一聲,頓時把牢門鐵柱左右拉彎,足可鉆出一個人來。
    峨眉眾女俠早習慣了他對大家的稱呼,也不以為意,又是一陣歡呼,先后有次序的從牢里走出。然后一起拜倒在楊逐宇面前。
    “大家不必多禮,快快起來!快快起來!”楊逐宇見眾人只是行走無力。表面上好象沒有什么損傷,看來是被高手點穴封住了武功。忙解開了幾名武功較好地弟子的穴道,幾人內力一恢復,再讓他們相互去解穴。他此時最擔心地是眾人有沒有受到侮辱欺負,忙問:“姐姐妹妹們,你們被關在這里,丐幫的乞丐可有對你們做了……什么猥瑣的不良行為?”
    “掌門人問的真直接。也不含蓄點。”眾人臉上一紅,慢慢站了起來。均是一起搖頭,然后同時把目光投向丁敏君,眼神中大有傷心、可憐、同情之色;也有氣憤、怒火,有的頓時眼圈兒紅了。
    丁敏君雙手怯生生的抱著肩膀,目光黯淡凄涼,剛剛嬌聲罵人的氣焰全然消失。倒像個小女生似地,忽然又撲倒在地。“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她神色極為傷心。痛哭不止。好象受了極大地屈辱和傷害!
    楊逐宇心中一震,暗覺情況不妙。連忙低腰把丁敏君扶起,道:“丁師姐,怎么了?”目光掃向眾弟子,眾人都含淚不語。
    “掌門,你要替我報仇啊。”丁敏君大哭道:“我被宋青書和陳友諒那兩個狗賊……給……給強暴了!”原來她的姿色在眾弟子里最為出眾,加上性子火辣嬌蠻,抓后被封了穴道不能使用武功,仍然烈性反抗,腳踢手抓不顧形象的又罵又哭,結果激起了宋、陳二人的野獸之性,他兩人本接喜歡來些刺激的調調兒,當時便把她給玷污了。
    “活獸!淫獸!禽獸!”楊逐宇情不自禁大罵出來,這時連隔壁牢獄里的掌棒龍頭也大罵起來:“畜生!畜生!真是毀我丐幫名聲、丟我丐幫地臉!恥辱,恥辱,深感恥辱啊。”
    “我的命真苦啊,上次在大沙漠里。被張無忌侮辱,丟盡了臉面,但至少還保住了清白之身,沒想到這次……這次……。哇…敏君想到這里,哭地更凄慘。
    楊逐宇雖然不喜歡丁敏君,也沒有真正想過去擁有她,但他把每個峨眉弟子都看作一朵賞心悅目的鮮花,一直把她當作自己屋外月下墻頭地一枝妖艷野花看待。自己沒時間去采摘,養在那里,若是有心采摘者看上了,他一定大大方方當作娘家人把她送出去,但無論如何,卻也不能讓閑人野漢給一腳踩蹂了。作為峨眉掌門,自己弟子受了這種待遇,心里大是疼痛,他對這種事情最是小氣,心想:“丁敏君雖然不是我愛穿地衣服,但卻一直存放在我的衣柜里,我能送給人穿,卻不能讓人搶去了穿。宋青書、陳友諒輪著奸污了峨眉派地大師姐,就等于當眾打我耳光,這口氣我是半刻也咽不下去了。”想到這里,不禁怒發沖冠,滿面寒氣,怒道:“老子今天真的怒了。丁師姐,我若讓那兩個淫賊活過今夜,那便不做這個峨眉掌門。”
    “我們一起殺出去,和丐幫拼了,為丁師姐報仇洗恨。”眾弟子齊聲嬌呼。
    “好!”楊逐宇心里氣的冒煙兒,大喝一聲,擰頭便走。
    “你……不能帶這些娘們走!我們幫主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就在這時,那被楊逐宇點了穴道的牢頭、王香主大叫道。
    楊逐宇氣沖沖往牢外疾走,
    沖心頭,他這一喊真是自遭殺身之禍。心氣之下,也不看,抬手就一掌打在王香主胸口。只見他身子倒飛,重重撞在牢門上,“轟”一聲巨響,把鐵柵欄都撞凹了進去,一道鮮血從口中噴出,五腹六臟皆被震碎,哼都沒來得及哼出來,便就一命嗚呼。
    剩余乞丐見他出手如此兇殘,嚇的目瞪口呆,本來就被點了穴道,自是不敢吭聲。
    已經救出了峨眉派的百名弟子,楊逐宇再也沒有顧忌,出了地牢,進了大樓里,他怒氣填胸,不在趁黑避人,直接一腳踢破大門,大步踏出。
    門外巡邏的乞丐沒料到有人從里面沖出來,均是一驚,木然之間,已經被他一拳兩腳打飛了三人。數百名峨眉女弟子忍氣這么久,也不講什么規矩了,一起動手。粉拳秀腿齊出,把剩余幾名乞丐制服。
    “楊大哥!大家都出來了呀!”
    趙敏、黛綺絲、芷若、小昭、張無忌。一直在大樓外不遠處隱蔽著,這時候聽見打斗聲,一起跑了過來。
    “我去拆了丐幫老窩。”楊逐宇只說了一句話,一腳把躺在前面的丐幫弟子踢飛,虎著臉而去。
    趙敏、黛綺絲、芷若、小昭,均是一怔,周芷若輕聲道:“貿然前去。不準備一下么?”趙敏卻是拍手贊道:“好氣派,滅了丐幫。嬉嬉。我最喜歡!”
    楊逐宇冷哼一聲,一句話不說,身子絲毫不停,仍舊怒著臉往前走,這次沒有和幾個美女嬉笑半句。峨眉大師姐被辱,這次他真地是怒了。怒得有些發了混。
    幾女第一次見他真正的發怒,不知道他為何發火。一時倒嚇得吐了吐舌頭。看他樣子可怕,不敢多問。跟在后面。悄悄去問那些峨眉弟子。
    楊逐宇大踏步走到丐幫總舵大廳門前,只見兩扇巨大地朱門緊緊閉著。高高掛著幾個照明的大紅燈籠,門上碗口大的銅釘閃閃發光。他們從地牢到這里,出手干凈利落,沒發出大的聲響,丐幫竟無一人知道。他雙掌推出,“砰”的一聲,兩扇大門飛了起來,向院子中倒飛了進去,乒乒乓乓一陣大響,把那丐幫幫主的虎皮大椅撞得粉碎。
    大廳里原本就有十幾名丐幫四五袋弟子,他破門撞碎椅子之聲極大,立時驚動了宅子里的人,整個巨宅頓時沸騰了起來。這里是丐幫地總舵,丐幫弟子聚集甚多,瞬間就從四面八方又涌進來三四百名丐幫弟子。
    這些丐幫弟子,見兩扇大門陡然飛起砸爛了虎皮大椅,已是大吃一驚,又見一個英俊男子帶著一大幫少女闖進,登時有七八人同聲呼喝,迎上攔住,紛紛叫道:“峨眉派的俏娘們兒怎么全部逃出來了,你們想干甚么?”
    “俏娘們兒豈是你們這些臭乞丐叫地。”楊逐宇心中郁怒難宣,來到丐幫總舵,決意大鬧一場。劈破大門,率領著眾女,大踏步走了進去,光明正大,舌綻春雷、猶如驚天霹靂,喝道:“峨眉楊逐宇帶眾弟子前來尋仇,丐幫眾乞聽好了,快叫宋青書和陳友諒出來見我。擋我者!死!”
    “峨眉派的掌門來了!”“你就是楊逐宇?”“哇靠,好威風,好囂張,好狂!”
    眾乞丐一片驚詫聲中,圍成一排,攔住楊逐宇的去路。丐幫是天下第一大幫,也非浪得虛名,雖然知道對方的名氣,又是來者不善,但欺到門上來了,眾人又怎么會不擋他去路!一名七袋弟子襄陽分壇主叫道:“先拿下頭兒。”立時有七八名五袋乞丐,同時拍掌向楊逐宇壓去,想把他逼出門外。
    “哼!找死!”楊逐宇見掌風襲來,體內強者之氣激起,毫不留情,雙臂一振,那七八名丐幫弟子“砰砰”連聲,直摔出去,只撞得一排長窗木椅盡皆稀爛。他震飛幾人,毫不停息,“砰”的一掌,直接向襄陽分壇主拍去。
    那襄陽分壇主也是江湖上出名的好手,一身橫練功夫相當了得,號稱“金剛不倒”。他“嘿”了一聲,急忙舉雙手相接,想抗住楊逐宇地掌力。那知掌力一到,但覺對方力量排山倒海般勢不可擋,全身一震,兩條手臂骨骼發出“喀嚓喀嚓”的錯位之聲,身子被震地倒飛出去,撞向后面的三個四袋弟子身上,‘金剛不倒’只一招就倒了。
    他身后四名丐幫弟子見舵主被震飛過來,急速無比,四人齊喝道:“接住舵主。”八掌同時伸出,想接住他。手掌剛碰到他身子,只覺他身上帶著一股巨大地沖擊力量,腳下急使“千斤墜”,形,又只聽“喀嚓、喀嚓”地骨骼斷裂之聲,四人竟接不住襄陽舵主的身軀,被撞斷手骨,“登、登、登”連退七八步,全身癱軟,五個人一起摔倒在地。
    楊逐宇這神威一顯,把眾丐驚駭地愣立當場,他吐了一口唾沫,冷道一聲:“不堪一擊!”記得宋青書所進的側門,直接向那里走去。
    這時候他身后的趙敏等人和峨眉弟子已經和丐幫從大廳外聞聲而來的動起手來,峨眉女俠人數要少了許多。但有張無忌在大門口頂著,來一個。一拳倒一個,來一對,一掌倒一雙,丐幫根本沒有一人沖地進來。大廳里面的乞丐被楊逐宇地幾下子給震住了,不敢去找他,便去找女流之輩動手,結果被紫衫龍王黛綺絲手拿屠龍刀。殺得手無還手之力,心驚膽寒。
    楊逐宇沖進側門。見又是一個小廳,“砰”的一掌,又撞飛了廳門,見中廳上擺著一張桌子,宋青書和陳友諒居中而坐,下面還有執法傳功長老。原來一干丐幫首領聽得大門口喧嘩之聲。知道是楊逐宇到了,匆忙集合。恰好派了一個九袋長老出來盤查。楊逐宇來得好快,破門就迎住那匆匆出來查問的九袋弟子。
    兩人面對面相碰。九袋長老“咦”的一聲。眼神中大是詫異。也就這瞬間,楊逐宇使出九陰白骨爪。劈胸抓住他,便向宋青書扔去。宋青書、陳友諒、傳功、執法各自疾退,那九袋長老撞在桌子上面,頓時木屑四散亂飛。
    “楊掌門,請住手!大家誤會了,心平氣和,有話好說!”傳功長老知道他來此是為了峨眉女俠之事,這是宋青書有錯在先,丐幫心中有愧,雖然大聲叫喊,口氣卻十分和氣。
    “誤會你**頭,有什么好說的!”楊逐宇怒氣沖頭,不能抑制,怎么可能會心平氣合?不去理會傳功、執法兩人,用了一招“橫掃千軍”,飛身一正腿,直接往宋青書和陳友諒掃了過去。他這一招只重力量,招式簡單平凡,凌氣卻霸道無比。
    丐幫幾人沒想到他見面不打話就直接以訊雷不及之勢出手了,陳友諒大聲道:“宋兄,今天是考驗你降龍十八掌的時候啦!”身子一個后空翻,退了丈許遠,讓宋青書一個人對敵。宋青書“忽”地一掌拍出,向楊逐宇腿中夾帶的勁氣中擊去。
    楊逐宇一腿掃到,宋青書上次讓他打得差點死了,被陳友諒救回丐幫后用靈藥救治,又學得了天下第一剛猛地降龍十八掌,加上有張三豐的百年內力為基,武功以非那茅屋之時可比。一掌正拍在他小腿之上,兩力相碰,楊逐宇單腳一收,身子凌空,不落地不后退,使出連環腿,連踢出四四一十六腳,每一腳都是勁風虎虎,厲氣十足。宋青書手法也是極快,連續擊了一十六掌,化去他的連環腿。只是他每擊四掌,就要退一小步,
    楊逐宇一串連環腿把他逼退了四步,感覺自己這樣凌空虛踢無從借力,再下去力道必要減弱,于是單腳一蹬,腳心蹬在宋青書的掌心,又把他逼退了一步,自己也借力向后飄落到地。
    宋青書雙腳站定,低頭看自己袖子和掌心滿是楊逐宇腳上的洗泥土灰,大袖子一揮,抖去泥土,喝道:“臭小子,我沒去峨眉山找你,你倒主動上丐幫找我來了。好、好、好、既然你來了,我正好干掉你,省得以后費事。”
    “就憑你!”楊逐宇冷冷一笑,不屑和他多說,暗運強者之氣,想給他來個致命一擊。
    這時只聽大廳外面大亂,群丐紛紛鼓噪,有人大叫:“大門口有個悶頭傻腦不說話的硬角色,已經打倒我們二十多個兄弟啦,三個九袋長老齊上都不是他地對手,看來除了宋幫主無人抵抗的住,幫主快出來啊。”
    “外面還有硬角色?”宋青書神情一怔,急忙連退了幾步,遠離楊逐宇,瞟眼向陳友諒看去。
    陳友諒也是心中微微一慌,道:“傳功、執法兩位長老,你們先擋住姓楊地一陣,我和宋幫主出去看看。”
    傳功、執法兩人微微一怔,他們都是正義之士,想起宋青書的囂張無情,楊逐宇又是有因而來,竟有些不想去擋楊逐宇。陳友諒立刻看出二人之意,忙道:“外敵當前,幫內之事且先別想。”
    “此話不錯!”執法長老大聲道。
    “宋青書、陳友諒,壞事做絕,我今天必要殺此二人。嘿嘿!你們若要助紂為孽,休要怪我手下不留情。”楊逐宇又是冷冷一笑。
    “我是丐幫幫主,我地地盤我做主!兩位長老快去頂住他。”宋青書大喝一聲,下了命令,自己便往側門向外跑。其實他剛剛和楊逐宇過招后,被他內力驚震,暗暗有些吃虧,只想先讓他和別人先打地多消耗力氣,自己再來與他斗。
如何安装哈灵麻将辅助神器 安徽股票配资网 福建体彩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股票代码是什么意思 江苏快三基本走势图 北京赛车技巧 黑龙江6+1技巧 幸运飞艇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 安徽快3有加奖吗 炒股配资利息 甘甘肃11选5开奖结果 河南块481二百期开奖结果 福建36选7特别号怎么应用的 pk10免费计划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app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app 福彩排列7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