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天涯書庫 > 倚天屠龍奪艷記 > 第128章 小寶貝兒

第128章 小寶貝兒

    趙敏幾個丫頭的眼里,黛綺絲是長輩,她在這里,幾些拘謹,談吐舉止,不敢太過放任,她一走,氣氛立時輕松了許多。
    楊逐宇有趙敏、周芷若、小昭三女相陪伴,心情不亦樂乎,管它三七二十一,一手樓住趙敏細腰,一手抓住芷若玉臂,左擁右抱,要三女陪自己喝酒。哈哈笑道:“來、來、來,楊大哥最近酒量見長,嘿嘿,我們來劃拳喝酒,看看三位妹子有沒有本事把我灌醉。”
    趙敏“噗嗤”一笑,媚眼閃潔,抿了抿嘴:“一小杯下肚,就暈頭轉向不分西北了,你的酒量幾時見長了,我怎么不知道?”
    “看不起我!”楊逐宇香了香她的嫩臉,嬉嬉一笑:“不相信么,那我兩劃拳比試比試。”
    “哼,我才不怕你呢。”趙敏嫣然道:“我從小喝馬奶酒長大,一般江湖好漢,三五個也喝不倒我。”蒙古先人長期游弋草原,生性豪爽,最喜歡喝酒摔交,喝酒越厲害便越是好漢,女子也不例外,趙敏是蒙古女子中的佼佼者,酒量自然不差。
    “哈阿,真的啊?”楊逐宇捏捏了她俊俏的臉蛋,他以前是個‘見酒倒’,自從來到古代,江湖中人以酒為豪,隨便遇見關系好點的人,不管爺們丫頭,見面就要喊‘干杯、來一碗’,慢慢的,他酒量確實也‘見長’一些了,有時候不禁大是感嘆中國酒文化的魅力。此時說道:“怪不得敏敏皮膚雪白無暇,原來是天天喝馬奶的原故。吼,吼,來,我們劃拳比比。”
    趙敏性格開朗略帶野性。她卷起衣袖。露出兩條嫩白的玉臂,拍了拍手,嬌聲道:“好,楊大哥到時候輸了,可不許抵賴。”也不怕吃虧,自己先喝了一大口。
    “嘿!架勢不錯,酒風豪爽,這丫頭只怕酒量比不悔妹子還要好。”楊逐宇兩手劃拳,怪笑道:“哈哈,來。我們來劃淫蕩拳。你淫蕩啊、我淫蕩;你淫蕩啊、誰淫蕩?你……”
    “什么……拳?”趙敏失聲而叫,剛剛還沒有咽下去的酒水全部噴了出來。噴得楊逐宇滿頭滿臉,她哪里聽過這么下流地劃酒拳?羞怩之間,笑得只差點跌倒,眼神皎潔一轉,足下一軟。直撲在楊逐宇懷里。
    “哎喲,還沒喝就倒啦!”楊逐宇忙伸左手扶住她柔若無骨地身子,屋內燈光照耀,只見她雪白的臉上飛起兩片紅暈,由于剛剛把酒噴了出來,嘴唇濕潤,俏臉上再點綴著一點點酒水珠,清雅秀麗,有若曉露水仙。楊逐宇定了定神,仍然覺得心魂神蕩。情不自禁。低頭向她嘴唇上吻去。舌頭觸到她濕潤的唇,沾到她唇上的酒。但覺有一點刺刺的感覺,和一陣陣清幽的酒香。如此一來,酒香混合著她口里的丁香,更是讓人神魂顛倒,忽然感覺自己右手也抓著一條滑嫩柔軟的手臂,頭舍不得抬起來,心想反正不是芷若便是小昭,不自覺間,把那條手臂也輕輕一拉,順手又摟住了一個少女的纖腰。
    卻說周芷若見楊逐宇低著頭在吻趙敏,忽然把自己也拉進了他的懷中,見他對趙敏這般親熱,心中本就不喜,嬌嗔道:“流氓,別碰我。”使勁掙脫他地手,緊緊繃著粉臉,翹起小嘴,柳腰一擰,氣沖沖的往門外走。
    “芷若妹妹怎么啦?”楊逐宇感覺周芷若掙脫自己,心中一愣,這才放棄了和趙敏地纏綿,周芷若走的疾,他手抓的更疾。長臂一伸,又抓住了她手臂,賠笑道:“芷若妹妹別吃醋,別生氣,大哥給你陪個不是。”厚顏無恥的嘟著大嘴,也去吻她的嘴唇。
    周芷若另一只小手一揮,擋住了他地嘴,道:“誰要你的這個‘不是’。”說到此處,頓了一頓,心中遲疑下面這句話是否該說,終于忍不住哽咽道:“我早就知道你們兩關系不同尋常……誰叫你這般情致纏綿的……抱著……抱著趙姑娘。你還當著我的面去親她……我看著心里不舒服,我……我是不想活了,我現在就去死了!”說完這句話,已是淚下如雨,又要向外走。
    “咳,咳,老子要翻船了。”楊逐宇聽這心愛的姑娘吐露心事,心中愕然,沒想到完全沒有了以往了斯文羞雅之態,此刻要愛便愛、要恨便恨,并不
    態。想她越是吃醋就越是愛自己,心中一陣感動喜禁,嘴唇湊到她耳邊哄她開心,低聲道:“我的小寶貝,你今天上午死,我肯定今天中午就死了,你不想活了,我也活不了啦。下次無論如何不可以再這樣說氣話了。”
    周芷若忽聽他如此深情款款的叮囑,不禁又驚又喜,又羞又愛,心下說不出的甜蜜。心想剛剛口沒遮攔,故意賭氣,才把這種言語以說將出來,此時若馬上又原諒了他,豈不是教他看輕賤了?于是嘴上卻仍然是冷冷道:“我死我的、你死你的,你不活了就不活了,與我又有什么關系。”然后擰身走了出去,其實心中早不氣了。
    楊逐宇見她走出了屋子,轉身一看趙敏,做了一個無奈地表情。那知趙敏也冷冷一笑,陰陽怪氣道:“我地寶貝,你今天上午死,我肯定今天中午就死了,你不想活了,我也活不了啦。哼,真惡心!”擠了個鬼臉,翹臀一扭,嬌軀盈盈,也跑出了門外。
    “我靠,死丫頭,竟然敢學我說話!惹急了我,看我不剝了你地…逐宇心中暗罵,滿臉尷尬,連忙招手,開口便道:“敏敏,我的小寶貝兒,你……別走啊。”但趙敏早就跑出去了。
    “噗嗤,哪里有這么多地小寶貝,真不害臊。”
    兩個嬌滴滴的小美人都不理他了,楊逐宇正感沮喪無趣,聽得一聲嬌笑,立忙轉身,見小昭俏生生的站在他身后,小臉通紅,眼波流露,似怨似恨的看著他。“哈哈,小昭妹子,我最心疼的小寶貝,你可不能象她們那么絕情,也丟棄了楊大哥跑了吧?你看我一個人多可憐。”雙臂一張,速度迅疾,緊緊把在抱在懷里,臉頰在她耳邊輕輕廝摩。
    小昭嬌柔的身子被他環抱住了,象小鳥一樣依偎在他懷里,雙頰嫣紅,柔若無骨。她單純善良,性格又溫柔,既不驕傲也不蠻橫,細聲道:“我不是千金小姐也不是大家閨秀,我只是一個低賤的小丫頭,只要楊大哥不丟棄我這個小丫頭,我一生一世也不會離開楊大哥的,永遠服侍你。”
    “哎,還是我的小昭好,善良秀麗,溫柔可愛,不倔強也不鬧小脾氣。真是傳說中最完全的‘鄰家女孩兒’。”楊逐宇心中大是感動,憐惜的吻了吻她的耳垂,柔聲道:“誰說你是低賤的小丫頭,在我心中,你就是我千嬌百媚的小寶貝兒,一點也不比芷若和趙敏差。”
    “真的么?你不許哄我開心。”小昭心里高興,雖然這樣問,其實知道他不會騙自己。忍不住靦腆一笑,想起剛剛跑出去的趙抿和芷若,輕聲道:“我一個小婢兒,你……不要……再用‘小寶貝兒’這個詞兒好不好?怎么聽都就……覺得……別扭。”
    楊逐宇哈哈大笑:“好的,小寶貝兒,我答應你就是。”看她害羞時候雪白的臉上象是上了一層胭脂,心中起了頑皮之心,嘴大張開后,吻住嫩臉狠狠一吸,然后再收回嘴來。只見她嫩滑的臉上,立時起了一個小紅嘟嘟的肉包兒。
    “討厭。怪不得趙姑娘和芷若姐姐都不理你了。”小昭嬌羞不已,話一說完,小手連打他的胸膛,死死把頭埋在楊逐宇的懷里。
    楊逐宇對這可人兒憐愛無比,笑道:“不許害臊,快起來陪楊大哥喝酒劃拳。否則……嘿嘿,我就親腫你的小嘴。”
    “哼,就知道你是個風流鬼,人家剛剛走,你就不放在心上,去找另一個去了。別親啦,紫衫龍王走了。”
    楊逐宇捧著小昭的臉,聽見門外趙敏一聲嬌喝,心中一震,心頭立時一涼,和小昭同時轉身,齊身道:“走了,什么時候走的?”知道趙敏說話沒個虛實,怕她是故意來打岔,隨即又道:“敏敏,你騙我吧?”
    趙敏眉頭一撇,嗔道:“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時候走的,想必是她看不慣你老占她女兒便宜,所以一氣之下就不辭而別了,來一個眼不見心不煩。”說完之后,眼睛一瞪,啐道:“信不信隨便。哼,你繼續親你的小寶貝兒吧。”轉身離開了去。
如何安装哈灵麻将辅助神器 今天福建31选7开奖号 时时彩个位计划全天版 安徽快3外 一分快3大小单双走势规律 全国前三配资 安徽快三开奖走势图 推荐股票代码 台湾宾果28盛大sd7799内部 网上打牌赚钱是真的吗 大发快三彩票网站 河南481中奖技巧 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公告 双色球走势图100期 群三分pk10全天精准计划 广东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 3d杀码3d杀号家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