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天涯書庫 > 倚天屠龍奪艷記 > 第110章 無忌成奴

第110章 無忌成奴

    敏回頭瞧了瞧張無忌,神情中很有得意之色,抿嘴一在只認識我一個人,當然不會在理會你們。”語氣中充滿了成就之感。
    楊逐宇、周芷若、小昭同時大驚,其聲道:“為什么?”
    趙敏咯咯一笑,眉頭飄過一絲詭異,并不做回答。他忽然看見了不遠處躺在瓦礫里的宋青書,微微一驚,反問道:“楊小賊,張三豐的寶貝大徒孫,怎么死在這里了?”
    “你不回答我,我為何要回答你。”楊逐宇胸口一挺,賭氣說道。
    “不說就不說,誰稀罕!反正也與我沒什么關系。嬉,不過如果到時候有機會遇見張三豐,我便告訴他是你殺了宋青書。呵呵,你和那老頭兒關系不錯,到時候看你怎么向他交代。”趙敏妙眼一轉,她并不知道宋青書背叛武當派之事。
    “哈哈,那就多謝你給張真人帶口信了。”楊逐宇自然不受她威脅。
    “也許宋青書的死全完與這小賊無關,所以他不怕我威脅!”趙敏心中一念,雙手負背,樣子俏皮可愛,甜甜一笑:“今天本小姐有要事在身,不和你羅嗦。呵呵,等我成了武林自尊,什么武當派、少林派,還有你的峨眉派,都得全部納入我的帳下。”
    “嘿嘿,你也想成為武林自尊?倒與我自同道和。鬼丫頭!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注意?”楊逐宇口氣一逗:“郡主妹子,真是口氣不小,你想收復六大門派已經很長時間啦,可惜每次都不能成功。”
    趙敏本意要走。又定住身子,并不生氣,嬌媚一笑,像是撒嬌一樣:“那可不一定喲,我有了張教主,就不在顧忌明教。要是我成了武林自尊,一定先滅峨眉楊小賊,再誅武當張老道。之后其他幫派人物,自然就好慢慢收拾了。”
    “丫頭好大的口氣。”楊逐宇定眼向張無忌望去。但見他神色木然,目光呆滯死黯,呆呆的一言不發,對剛才的話似乎沒有聽見一般。心想張無忌就算真地為愛癡狂了,但以他的性格,也決不會做出有損武當派榮譽的事情,故意問:“大……哥……。難道你投靠元朝、要幫助她先滅峨眉、在誅武當?”
    張無忌如聾了一般,一字不發,眼神仍然如舊。趙敏卻接口道:“他現在是我的奴隸,我說什么他便做什么。嬉嬉,我若叫他殺了你這個結拜兄弟,他也會毫不猶豫。”她一臉揚揚得意,語氣充滿炫耀。
    “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張無忌被小郡主給調教成了奴隸!看來是被趙敏下了蠱了,或者就真是被她給玩成了傻子。”楊逐宇見趙敏說話如此坦白,張無忌卻絲毫沒有反應,毫無自尊受侮辱之色,不禁心中更是好奇。小昭和周芷若二人,更是目瞪口呆,覺得不可思議。
    “趙敏,你這個小妖女。張公子怎么變成……白……癡了。你對他做了什么手腳?”小昭心急,雪白的小臉帶著寒氣,明媚的眼圈兒也有些紅了。
    趙敏淺笑盈盈,口氣象是哄小孩子一樣:“這俏丫頭倒是關心你們張教主。你放心就是,我不打他罵他,天天給他吃、管他喝,把他養的白白胖胖……”
    “哇塞。你喂豬么?”楊逐宇表情夸張。心中急快的運轉一次。把可以猜想的結果全猜測了一次,開口追問:“你是給他下了降頭?下蠱了?打成白癡?灌了**湯或者喂了夢婆湯?還是讓他受了精神刺激?”
    趙敏眼波流動。“噗嗤”一笑:“你別猜了。我剛剛都說過了,是不會告訴你地。你再好奇著急,也沒什么用處,干急著吧。”
    “奶娘的球,張無忌成奴了。傷自尊,太傷自尊了!”楊逐宇見張無忌失去了尊嚴,已經完全受趙敏操控,心中雖然可憐自己這個大哥,但更多的卻是一肚子醋意,忽然心想:“趙敏這丫頭可是個小狐貍,她做事不按照常理出牌,難不成她和我的傻大哥有了一腿?”想到這里,越覺不妙,但不好明問,只變轉口氣,裝成為張無忌憤不平的樣子,怒道:“我大哥雖然是出了名的‘少跟筋’、老實人,但他對于忠孝仁義卻看得比小命還重。他現在成了這副摸樣,哼,你這個小妖女,肯定是色誘我大哥,把他給迷惑住了。”
    “呸、呸、呸,誰色誘這木頭人了?”趙敏臉蛋一紅,有些羞
    ,連忙爭辯:“楊小賊,張教主從來都是老老實實,人都似你這副小流氓德性,我和張教主可是清清白白,是他自己愿意做我的跟屁蟲地。”
    此刻周芷若和小昭同時眉兒一彎,均想:“這蒙古的小郡主怎么知道楊大哥是小流氓德性的?難不成她們……”二女美目皎潔一轉,嗔嗔瞪向楊逐宇。
    “老老實實那最好不過。呼,沒發生不良關系那我就更放心了!”楊逐宇見趙敏臉色嬌羞,知道她不是說謊,內心不由大噓了一口氣。看她眉峰微蹙,妍雅動人;腰柔似水,鼓鼓的胸脯把衣裳高高凸起,雙頰紅暈,使她的俏臉倍增明艷,說不盡的嬌媚無限,不禁想把她摟在懷中一親芳香。嘿嘿一笑:“郡主妹子,我救出六大門派眾人都快一個月了,哈哈,我兩的三月之約你是徹底地輸了,你還有什么話說?可要記得承諾。”
    提起三月之約,趙敏就知道楊逐宇心中又在打自己的歪主意,也許是習慣了他的流氓思想,這時倒不覺得生氣,俏眉一憋,忙道:“現在還不到三個月呢,你只是暫時勝利罷了,卻怎么能肯定我是輸了?”
    “都這么久了,你還耍賴!”楊逐宇大叫一聲,雙目怪瞪,急忙捏指計算:“媽的,時間過的好慢,三個月竟然真的還不到,不過也就只有兩天了。咳,咳,六大派現在各就歸位,有的位于塞外天山、有的位于蜀中、有地位于荊楚、有的位于華北,各自相隔千里,兩天時間,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來回跑上萬里路去抓人!哈哈,你還能重新把六大派的所有人給抓回去么?”
    趙敏心想:“道路且先不算,光是六大派的實力,特別是少林、武當、峨眉,別說兩天,就算再給我二十天,我也肯定辦不到。”但始終不愿意服輸,只有沖他嫣然一笑:“總之還有三天,你著急什么?哼,別說三天,就算是三刻鐘,那也得算。咯咯,再說了,說不定我神通廣大,就在這三天時間里,反敗為勝了。”說完之后,自己都感覺有些強詞奪理,驟然轉身對張無忌道:“不和他們說了,張教主,我們走!”
    張無忌一直句話不說,原本面無表情,像死了一樣。聽到趙敏對自己說話以后,神色立即開顏,眼神充滿了無盡歡喜,尊崇的點了點頭,柔聲道:“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仍然是不看楊逐宇等人半眼,跟著在她背后,屁顛屁顛而去。
    “咦,他原來還會說話!”楊逐宇、小昭、周芷若忽然聽見張無忌開口,均是大吃一驚。
    “哎呀,陳友諒不見啦!”周芷若忽然大叫。
    “我倒忘記了這個賊子。”楊逐宇心中一震,連忙扭頭四下收查,果然不見了陳友諒的蹤影,心想:“看來是我們和趙敏交談之時,這小子趁機悄悄逃跑了。”連聲咒罵了幾句,拍了拍手:“跑了算了,下次遇見,再除去也不遲。咳,反正已經殺了宋青書,也算是為張三真出了一口惡氣。”
    “這人真狡猾。”周芷若點了點頭,小嘴一翹:“我們不知道他從哪個方向逃跑地,追也是枉費工夫,那也只有這樣了!”
    四人眼看趙敏和張無忌上馬走遠,心中都是一片疑然。小昭神色幽憂,眉頭微瞥,臉兒似有凄涼之色,望著茫茫地身影,愁然道:“張公子本是一個好人,以前待我極為不錯,在我心中,像是大……哥哥一樣。可他現在大腦里卻好象什么都失去了,都不認識我們了,只記得趙敏一人。這樣下去,活得一點自我也沒有了,天下人都會恥笑他地,可怎么辦才好呀?”
    周芷若原本很喜歡張無忌,但從‘大漠強奸案’發生之后,她對此人便再也沒有半絲情義,在她心中,張無忌、宋青書,都是同一類的淫邪角色。雖是好奇,卻并不像小昭那么傷心,她見小昭多愁善感,扶著她地嫩肩,微微一笑:“小昭你別傷心!我看張無忌的樣子,也沒什么痛苦、不愿意的表情,倒是心甘情愿高興著呢。”
    小昭點了點頭,迎風而立,眼簾中流出一滴淚兒,神色還是有些惆悵。輕輕嘆了口氣,把目光向楊逐宇看去。
如何安装哈灵麻将辅助神器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是正规的 基金配资贷款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青海 十一运夺金任五遗漏 广西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3d村之家首页杀码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 时时彩软件能提现吗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外盘期货配资公司 大发快三是在哪个平台 黑龙江11远5开奖结果 北京pk赛车5码稳赚技巧 湖北十一选五规则 福建31选7开奖软件 河南快三开奖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