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天涯書庫 > 倚天屠龍奪艷記 > 第52章 蠻邦小丑 怎堪一擊2

第52章 蠻邦小丑 怎堪一擊2

    武蘭兒武學修為級高,也是藝高膽大,但此時見了這種血腥暴力的場面,看到眼前肢體亂飛,也是禁不住臉色發紫,背心起寒。楊不悔、朱九真、武青嬰更是嬌軀大顫,嚇的躲到武蘭兒身后,不敢觀戰。
    東條哪里料到楊逐宇如此威猛!沒有制倒對方,自己的手下倒被秒殺了許多,他見形勢不對,忽然唿哨一聲,大喝道:“陣上的人全部退回,減少傷亡,沒有上陣的兄弟布置‘忍者鏢陣’,對付敵人!”
    場上忍者早就想退了,聽到呼嘯,就好似得到了閻王的還陽令牌,全部向后飛騰,速度比來時還要快了許多。不過他們雖是驚恐,卻并沒有被嚇破膽,后退時候倒不驚慌失措。
    楊逐宇雖是絕無顧忌的惡斗狠殺,但并不是癡狂的成了瘋魔,對敵人的一舉一動,卻仍是凝神注視,心意絲毫不亂,數百把鋒利的忍刀下,這才保得身上無傷。他見眾忍者去勢急快,又聽說東條要布置什么“忍者鏢陣”,心中暗道:“對方人多,又怎么殺得光。我只有搶占先機,緊緊纏著追殺,讓他們無法布陣,擒賊先擒王,再趁機干掉那惡心的狼族頭領。”自己還沒殺過癮,當下罵道:“你***,跑的倒快。”疾追上去,呼呼兩劍,將身旁兩人砍倒,趁其不備,制其機先,搶著向東條攻去。
    就在此刻,猛然聽得一陣“嗖嗖”細響,楊逐宇心神一凝,只見東條身后忍者已經排成一個半包圍的弧形,同時揚手,天空無數忍者飛鏢向自己飛來,破空之勢甚疾,好象是密集的冰雹。他還沒有到達東條身側,無數飛鏢已經象流星雨一般往自己身上四周落來,內心一駭,心念即升,倚天劍舞起無數劍光,立時化為一道厚墻,把飛鏢全部擋在劍外。也就這一片刻的光陰,那些戰場上的忍者已全部退回歸位,融合到“忍者鏢陣”的隊伍,從腰間小包里拿出暗器,對著他齊發飛鏢。
    數百忍者同時出手,無數的忍者鏢在漫天的櫻花中穿梭,銀光攜著花瓣,形成了奇特的風景。楊逐宇可沒心情去欣賞,只要一不小心中一了支飛鏢,那也不是好受的,饒是絕世武功,也不敢大意,劍光舞的密不透風。自己的凌厲攻勢,被飛鏢阻攔,不能再進,全化成了堅厚的防守。他一時從攻勢被迫變成防守,等于是處于不利地位,但心中卻不慌急,暗道:“這忍者鏢陣雖然厲害,但只能阻擋住我,只要我是心中穩定、不急不噪,把倚天劍舞的滴水不漏,它們卻傷不到我。哼,我倒要看看你們口袋里有多少飛鏢,等你鏢完的時候,就又該輪到我大展雄風了。”
    “哎呀……”
    楊逐宇正穩實的舞動倚天寶劍,等待眾忍者囊中空虛,忽然聽得一聲嬌叫。他劍不停止,驟然斜目望去,原來忍者鏢陣一起,自己身周圍幾丈全部被籠罩在了“嗖嗖”而來的忍者鏢中。但見武蘭兒展開凌波微步在密密麻麻的飛鏢中飄來穿去,姿勢十分輕松飄逸,游刃有余,飛鏢根本不能傷她;可楊不悔和朱九真、武青嬰三人就慘了,她們武功不高,如何抵擋得住這下雨般的飛鏢,竭盡全力,左躲右閃,仍然弄得披頭散發,已是十分狼狽,她們立身處離竹屋門只有數步,但漫天飛鏢中,卻無法走到門口,躲進屋內。
    “不好,飛鏢可不長眼睛,要是一不小心劃破了我哪位妹子的嫩臉,那可怎生得了!”楊逐宇大吃一驚,叫道:“不悔妹子、九真妹子、武家妹子,你們不要驚慌。”一邊揮舞寶劍,一邊移動腳步,慢慢向三人靠近。他到了三人面前,頓時把所有飛鏢擋住,楊不悔、朱九真、武青嬰一得安全,均松了口氣,躲在劍光圈后,紋絲不敢移動。
    如此過了一會兒,楊逐宇舞劍速度絲毫不衰,東瀛忍者的暗器卻逐漸見少,他見飛鏢已不如先前密集,心中暗喜道:“哈哈,看來你們這些破銅爛鐵馬上就要扔光了,現在又輪到我威風了。”揮手舞劍,更是得手應心。狂妄道:“玩兒飛鏢,我也會呀。嬉嬉,讓你們也嘗嘗飛鏢的厲害。”飛鏢陣氣勢已衰,對他已不能構成威脅,也完全可以騰出時間反擊,他使出太極心經的“粘”字決,右手倚天劍捏個劍訣,左手成環,緩緩抬起,長劍軟綿綿的橫一蕩、又反回一蕩,又橫一蕩……
    連續來回蕩了六七次,便形成了一股極厚的旋流,起初那些飛鏢在他寶劍揮蕩下,不是變了方向、左右亂飛,就是直接被阻停在空中,然后掉落地上。但隨著寶劍蕩起的旋流加厚,之后飛去的忍者飛鏢不在左右四射、也不掉落地上,竟慢慢被他的劍氣帶動,隨著倚天寶劍,在半空中左右回蕩。剛開始只有幾支,后來逐漸加多,六支、十支、十五支、二十支、四十支……
    楊逐宇只覺得手上加沉,揮劍也比原來吃力多了,看太極劍氣粘住的飛鏢越來越多,足足有數百枚,想道:“忍者鏢陣里的飛鏢幾乎要用盡了,再增加的話,我就快要拖拉不住了!一鼓作氣,也該是發放出去的時候了。”氣沉丹田,手臂用力,劍上柔勁忽然消失,全部轉變成強厚的先天功內力,“呼”一聲大喝,寶劍向櫻花林的東瀛忍者一揮,數百枚飛鏢全部轉了方向,“嗖、嗖、嗖”凌厲無比的向眾人激射去。
    東瀛忍者那里料到他有這般本事,竟然能一次性反彈回這許多暗器,只見眼前銀芒疾馳,帶著破空嘶嘶之聲,驚慌失色下都亂了手腳,再也鎮定不下來,為了躲避飛鏢,人與人相互碰撞擠壓,亂成一團,只聽“哎呀”“媽呀”“我的天呀”之聲此起彼落,有人被射瞎了眼睛,有人被射中了肩頭,還有人被射穿了額頭、胸膛……
    楊逐宇這一式“漫天花雨”因為暗器太多,所以并沒準頭,都是朝著眾人胡亂激射,但越是如此、越是難防,一揮之下,大約二三十人受傷,其中傷重傷輕,自難以計較。
如何安装哈灵麻将辅助神器 大圣配资靠谱吗 福彩36选7中奖规则 在线pk10官网开奖记录 乐彩江西时时彩走势分析 福建快3网上买 湖北快3跨度走势图基本图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体彩排三带坐标连线图 铂利百家乐论坛 福利彩票深圳风采官网 吉林快三最新走势图表 15选5预测推荐 资产配置4321原 山西11选五前3走势图 配资犯法吗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