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天涯書庫 > 倚天屠龍奪艷記 > 第1章 小昭送藥

第1章 小昭送藥

    光明頂之戰后,六大派諸人下了光明頂,張無忌吐露真實身份,他對明教有恩,又是武藝絕倫,楊逍、韋一笑上下所有人都全力擁護他為教主,張無忌至此做了明教教主,這且都是后事,這里就不必多說了。
    卻說六大門派下山之后,大伙出師無功,都覺顏上無色,心中掃興,數千人默無語聲,道了珍重,各自告別,少林自先離去,昆侖何太沖也帶著弟子也向西北而去,崆峒、華山隨后也結伴而回,各自分道揚鑣,只剩楊逐宇所在的峨眉派和武當兩派,同時游弋在大漠之中,緩緩而行。
    武當和峨眉諸人暗自搖頭感嘆,均想到:“楊逐宇為六大派奮死拼搏,此刻他受了重傷,生死為卜,而其余四派的人只是給了各派靈藥,不聞不問,好象是失去了利用價值的廢品一般,然后就撒手而去,似乎卻也太不夠義氣。眾人雖然心中有氣,但各自悶著不說。”
    一連行走兩日,在各派諸多補氣療傷、強身鍵體的靈藥補助下,楊逐宇仍然一直昏迷不醒,周芷若淚眼迷離,愁眉不展,一路上摸摸他的額頭,或者探探他的心跳,始終照顧左右,無微不至。其余眾人也是十分擔心急切,滅絕師太連受內傷,不能為他療傷,武當宋遠橋、俞蓮舟、殷梨亭、張松溪、莫聲谷五人主動用內力為他療傷,無奈楊逐宇自己內力的那最后一擊反彈實在太過猛烈,幾人連番替他運功療傷,也只是保住了他胸口的一小股暖氣,讓他一時半刻不會停止呼吸。
    峨眉、武當諸人都心中焦急,此時卻有一個人暗暗歡喜,那便是武當宋青書,他見楊逐宇始終昏迷不醒,心中實是萬分高興,只巴不得他早點一命嗚呼。可一看見周芷若一副淚眼欲滴,傷心斷腸的摸樣兒,內心是又妒又恨,幾次湊到她身邊想逗她開心,她都是哀哀戚戚,對自己不理不睬,宋青書心里老不是滋味,有時暗罵:“娘的,我英俊瀟灑,難道連一個半死不活的病鬼也比不上?”若不是因為自己父親和幾位師叔伯、以及滅絕師太在此,他早就跑上去給楊逐宇補了幾劍,刺他一個滿身窟窿,送他去見了閻王。
    又過了一日,從早上開始,一行人行出百余里,在沙漠中就地歇宿。眾人進了玉門關,不多久就要走出大漠進入中原,可楊逐宇仍是不知人事,被兩人用擔架抬著而行,周芷若更是心底凄愴,眾人也覺得一片陰霾。
    眾人正在歇息,忽聽得西首隱隱傳來叮當、叮當清脆的金屬撞擊之聲,心中一動,同是轉身張望,向聲音來處看去。約有里許,只見小小一個人影在日光下移動,快速向眾人而來。
    “魔教小妖女,你又跟來做什么?”只聽滅絕師太立身質問,口氣中略帶怒氣,原來那來人是小昭。小昭奔近諸人,立即停下腳步,雪白的臉頰微現紅暈,胸口起伏,象是來的很急,她心中懼怕滅絕,小聲道:“是張公子和楊左使叫我來的。”
    滅絕師太大喝:“他們叫你來做什么?你獨自一人來,難道不怕我一劍殺了你?”小昭搖了搖頭,雖然神色有些害怕,卻毅然道:“楊左使說了,我孤身一人前來,又是一個小小女子,師太一定不屑動手殺我。”滅絕師太聽了她的話,心中一暢,神色微溫和,口氣也柔順了一些:“這個自然!楊逍那魔頭倒也知道我的脾氣。”
    “小姑娘,你來此到底是為了何事?”宋遠橋見滅絕很是凌勢壓人,他卻十分溫和的開口問道。小昭沖他甜甜一笑,暗想:“張公子的大師伯倒是一個斯文人。”答道:“我家公子害怕楊公子受內傷太重,你們六大派的傷藥又不……夠……好,所以又叫我來送藥。”
    “嘿!誰說要你們的藥了?”不等宋遠橋說話,滅絕師太又搶先喝道。宋遠橋心中本是一喜,準備說一聲:“多謝姑娘!”此刻臉色一溫,微微一怔,暗道:“師太怎么這般不知輕重,人都要死了,你卻還一味拒絕人家的好意,這豈不是要把楊少俠至于死地。”俞蓮舟、殷梨亭、張松溪、莫聲谷等人也是覺得滅絕師太太過意氣用事,做事說話欠缺考慮;周芷若嬌軀一顫,頭腦一陣眩暈,幾乎跌倒在地;連丁敏君也是大皺眉頭,只可惜師傅之話,不敢口言抵抗。只有宋青書一人跟著大喝:“師太說的對,我們峨眉、武當中人人清清白白,從來不會和魔教中人有絲毫來往,我們自己的人,就算是死了,也稀罕你們來管。小丫頭,快快拿著你的藥回去吧。”
    小昭害怕滅絕卻不害怕宋青書,宛然一笑,并不離開,道:“宋少俠,你話可不對了,你們武當大俠,和我們明教來往可大著呢。”“胡說八道!”宋青書立即反駁,又茫然道:“此話怎講?”
    小昭不搭理宋青書,而是隔著滅絕師太以及一眾峨眉弟子,忽然遠遠對宋遠橋、俞蓮舟、殷梨亭、張松溪、莫聲谷五人柳腰微躬,盈盈一拜。五人大驚,摸不著頭腦,不約而同道:“這是為何?”小昭又是靦腆一笑,道:“光明頂上形式緊迫,沒來得及問候,我奉我家公子之命,代替他的口信,前來向幾位師叔伯問好。”幾人更是一頭霧水,不知道小昭為什么要叫自己“師叔伯”,莫谷聲最是性急,暴躁道:“誰是你的師叔、師伯?那小子雖然武藝高強,但我武當門人卻也還不愿意高攀上他,拉扯關系。”小昭并不生氣,道:“只怕莫七俠不想和我家公子拉扯上關系,那也是不行的了!”言語中頗帶風趣,又道:“我家公子姓‘張’名‘無忌’,父親乃大名鼎鼎的武當七俠之一張翠山,他是莫七俠名副其實的師侄,莫七俠又怎能說和他沒有關系。”
    “那小子是五師兄的兒子!”“他是我們的無忌孩兒?”
    在場所有人除了周芷若本就知情,其余人都是大吃一驚,武當諸俠都以為張無忌早已經中寒毒而死,莫聲谷本準備大喝:“小丫頭休要胡說!”但仔細一回想,光明頂上張無忌打敗五派高手,惟獨對自己武當手下留情,這其中便是大有蹊蹺。又回憶張無忌的容貌神態,思動心明,想起他言行舉止,談吐口氣,眉宇之間,果然也都和張翠山極為相似。想到此處,心中一震,得下結論:“光明頂上那小子果真是我五師哥的孩子張無忌。”毫不猶豫的驚喊出來。
如何安装哈灵麻将辅助神器 排列三组三走势图 线上股票配资平台搭建 广西快乐十分视频 广东福彩快乐10分钟开奖记录 中国期货配资公司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一 江苏11选5推荐号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泰瑞信达 内蒙古11选5去哪里买 信用卡套现炒股 内蒙古快三专家推荐号 福建31选7胆拖对照表 体彩福建31选7走势图 广东11选5视频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