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天涯書庫 > 凱特的選擇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塞爾瑪姨媽身穿一襲拖地印花禮服長裙出來應門。老遠凱特就聞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你們好,我的親愛的!”她大聲喚道。看到他倆穿成這樣,她不可能沒嚇一跳,但她并未流露半點驚訝。只見她出來走到游廊上迎接他們,傾身向前貼了貼凱特的臉頰,然后給皮奧特爾也來了一下。“歡迎來到你們的結婚宴席!”

“謝謝,塞爾姨媽。”皮奧特爾說著甩出雙臂,熱情洋溢地抱了上去,險些將塞爾瑪姨媽撞倒在地。

“抱歉我們遲到了這么久,”凱特對姨媽說,“抱歉我們沒來得及換身衣服。”

“嗯,你們至少來了,這就夠了。”姨媽說道——她的反應比凱特料想的溫和不少。她用手整了整剛才被皮奧特爾弄亂的一邊頭發。“快到后面來!大家都在喝東西呢。真是幸運,今兒天氣多好啊!”

她轉過身去走在前面帶著他們穿過兩層樓高的前廳。前廳中央懸著一盞碩大無比的水晶枝形吊燈,乍看就像一棵倒掛的圣誕樹,皮奧特爾放慢腳步,癡癡地抬頭盯著它看了一會兒。巨大的起居室里,笨重地躺著幾張組合式長椅,仿佛一群龐然站立的犀牛,有兩張咖啡桌,每張都足有雙人床那么大。“皮奧德爾,凱特父親都跟我們說了,你今天可真夠折騰的。”塞爾瑪姨媽說道。

“是相當折騰。”皮奧特爾說。

“他今天話特別多,跟他平時相比。我們一下子學到了好多關于老鼠的知識,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她推開通往后院的落地窗。盡管距離太陽落山尚早,院子里的樹上卻已經點起了一盞盞紙吊燈,罩在網里的蠟燭在每張桌子上閃爍著幽微的光。當凱特和皮奧特爾踏在石板上步入院子時,客人們齊刷刷地轉過身來,看上去人數一下子比實際上增加了許多。凱特感覺他們的注意力勢如疾風般撲面而來,她愣在原地,讓帆布包低垂在身體前面以擋住那塊蛋黃醬污漬。

“他們來了!”塞爾瑪姨媽一邊歡唱著宣布,一邊氣度非凡地拋出手臂歡迎兩人,“有請——謝爾巴科夫先生和謝爾巴科瓦[1]太太!哦,反正就是他倆。”

人群中齊聲響起“啊”的歡呼聲,然后是稀稀拉拉的掌聲,因為大多數人手里都還拿著酒杯,只能用指尖輕拍著手腕內部。凱特少女時代的好友愛麗絲和凱特上次見到她時相比胖了一點,她丈夫臂彎里抱著個小嬰兒。塞隆舅舅穿了一套與他的牧師身份截然不符的卡其色上衣,下面是一條夏威夷短褲,但其他男賓都穿著西裝,女士們則身著春裝連衣裙,盡顯一個冬天下來捂白的玉臂和美腿。

巴蒂斯塔博士是拍得最響亮的一個。他把杯子放到桌上空出雙手,臉上紅光滿面,激動之情溢于言表。邦妮則遠遠地坐在院子的角落里,壓根就沒拍手。只見她手里捏著一個百事可樂的罐子,正挑釁似的怒視著皮奧特爾和凱特兩人。

“好了,大伙兒,我們現在喝香檳吧。”巴克萊姨夫大聲說道。他舉著兩杯浮著泡沫的香檳來到皮奧特爾和凱特面前,“喝吧,好酒呢!”他對他們說道。

“謝謝。”凱特說著接過自己那杯。皮奧特爾也說:“謝謝,巴克萊姨夫。”

“你看上去像是才起床,皮奧德爾。”巴克萊姨夫帶著一絲黠笑說道。

“這是最新的潮流。”凱特對他說。她實在受不了再道一次歉了,“他是在川久保玲店里買的。”

“不好意思?”

她猛喝了一大口香檳。

“你和皮奧德爾能再靠得近點嗎?”她父親兩只手捧著手機,問她,“不能相信我竟然連一張婚禮的照片都沒拍。雖說當時我腦子里想著各種事情,但是……或許你舅舅能給我們重辦一次。”

“不要。”凱特直截了當地回答。

“不要?噢,好吧,”他瞇起眼睛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不管你怎么說,親愛的。今天真是個好日子!我們都該謝謝你,是你把我們引向明茨家那小子的,不然我絕對懷疑不到他。”

他邊說話邊又拍了好幾張照片,他終于掌握了點竅門,開始不再那么笨手笨腳了。但仍然不用指望能拍出什么好效果,因為凱特正埋頭喝著酒,皮奧特爾則正轉身從塞爾瑪姨媽端來的盤子里抓起一片魚子烤面包。“要不我拿兩片吧,”他說著,“我早飯和午飯都沒吃。”

“哦,真可憐!拿三個吧,”塞爾瑪姨媽說道,“路易斯?魚子醬?”

“不,不用了。巴克萊,你能給我和新郎新娘拍張照嗎?”

“樂意效勞。”巴克萊姨夫回答。與此同時塞爾瑪姨媽對他說:“你得先看看大家杯里的香檳。凱特已經喝起來了,而我們還沒舉杯祝酒呢。”

凱特不好意思地放下手中的杯子,盡管實際上該怪巴克萊姨夫。是他讓她喝掉香檳的。

她父親說道:“讓我耿耿于懷的是,我至今仍然不明白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我是說動物保護者做的這個事。我的老鼠過著幸福無比的生活!比很多人類活得還要健康,事實上。我和我的老鼠一直相處得很好。”

“好吧,有它們陪著總比沒人陪好,我想。”塞爾瑪姨媽說完拿著盤子翩然離去。

塞爾瑪姨媽的兒子理查德正向他們走來,身邊攜著他的妻子,后者是一位面色蒼白、冷若冰霜的金發女郎,皮膚光滑不見毛孔,粉色的雙唇如珍珠般嬌美。凱特拉了拉父親的衣袖,小聲問他:“快,理查德老婆叫什么來著?”

“你問我?”

“第一個字母是‘L’。賴拉?利亞?”

“表妹!”理查德興高采烈地叫道,他一般不是這么友好親和的。“祝賀你們!祝賀你,皮奧德爾,”他邊說邊重重地拍著皮奧特爾的后背,“我是凱特的表哥理查德。這位是我的妻子,珍妮特。”

巴蒂斯塔博士沖凱特挑了挑眉毛。皮奧特爾跟他們打招呼:“里奇,很高興見到你。珍,很高興見到你。”

凱特等著看到理查德吸一下鼻子以示不滿,然而他這次并沒有理會。“不敢相信我們終于把這姑娘給嫁出去了,”他說,“整個家族都大大松了口氣。”

這話印證了凱特最糟糕的猜想,她感覺被戳到了痛處。珍妮特連忙打住:“哦,理查德。”這反而讓凱特更感受傷。

皮奧特爾卻說:“我也松了口氣。我以前都不知道凱特會不會喜歡我。“

“哦,她當然喜歡了!你就是她的款,對吧?”

“我是她的款?”

理查德剛才那股自信勁突然有點消退了,但他還是解釋道:“我是說你們是屬于同一種環境或是什么的。她從小到大接觸的那種科學環境。對吧,路易斯叔叔?”他問道,“正常人是沒法理解你們的。”

“到底是哪里讓你覺得難以理解?”巴蒂斯塔博士問他。

“哦,你懂的,那些科學術語,我一時也說不上來——”

“我研究的是自體免疫紊亂,”巴蒂斯塔博士說,“‘自體免疫’確實有四個字,但或許我可以幫你分解一下這個詞……”

凱特感覺有只手悄悄地環住了自己的腰,她嚇了一跳,然后轉身發現愛麗絲就站在自己身邊,笑容滿面地對她說:“祝賀你,陌生人。”

“謝謝。”凱特說。

“我無論如何都不會錯過這次宴會。你這幾年來怎么樣啊?”

“我還行。”

“你看見我那個小乖乖了嗎?”

“是的,我注意到了。是男孩還是女孩啊?”

愛麗絲皺了皺眉頭。“是個女孩,當然了,”然后又立刻展顏說道,“你趕緊自己也生一個,這樣他們就能一起玩了。”

“哦,天啊。”凱特不知該說什么。她環顧四周想找魚子烤面包,但它們顯然已經在院子的另一邊了。

“跟我說說你的男人!你在哪里遇見他的?認識他多久了?他很性感呢。”

“他在父親的實驗室里工作,”凱特說,“我們認識三年了。”她意識到,這話說多了漸漸就像確有其事了。她甚至都可以從他們長久的相識中信手拈來幾段細致具體的回憶。

“那邊那兩個是他父母嗎?”

“什么?哦,不是,那是戈登夫婦,”凱特說,“跟我們隔了兩戶人家的鄰居。皮奧特爾沒有父母。他一個親人也沒有。”

“真幸運,”愛麗絲說,“我是說,對他來說當然很慘,但你很幸運:不用跟公公婆婆打交道。你哪天真該見識一下杰瑞的母親。”她露出牙齒咧嘴朝丈夫飛去一個大大的微笑,對著他擺了擺手。“她覺得他應該娶那個做神經外科醫生的前女友為妻的。”她邊保持微笑邊說道。

巴克萊姨夫走到院子中央,大聲問客人們:“現在每個人都有香檳了吧?”

人群中一片含糊的應答聲。

“那我們就舉杯祝酒吧,”他接著說,“敬皮奧德爾和凱瑟琳!祝你們像我和你們姨媽一樣幸福。”

四下響起小小的歡呼聲,每個人都抿了一口酒。凱特不知道該如何作答。事實上,她以前從未被人祝過酒。于是她只是將手中的酒杯微側向眾人,對著他們點了點頭,然后偷偷瞥了皮奧特爾一眼,看他怎么回應。他笑得合不攏嘴。只見他把酒杯高高舉到空中,然后又放下來,頭往后仰,一口飲盡了杯中的香檳。

關于席上每人的座位,都被塞爾瑪姨媽安排得一絲不茍,就好像這是一個隆重正式的宴會場合似的——新郎新娘彼此挨著坐在一張長餐桌一邊的中間位置,然后一家人按照遠近親疏依次排開,坐在他們的左右兩邊。有點像《最后的晚餐》里的場景。

“你父親坐在你右邊。”塞爾瑪姨媽領著凱特進入餐廳時對她說,盡管其實她用不著解釋,因為每個座位的餐盤上端都立著一張字體優雅的名牌。“邦妮坐在皮奧德爾左邊。然后我坐在你父親的另一側,巴克萊坐在邦妮的另一側。塞隆坐在餐桌的這一端,理查德坐在那一端,剩下的每個人就按‘一個男生——一個女生——一個男生——一個女生’的次序坐在你對面的那排。”

然而出了點問題。首先,邦妮拒絕坐在皮奧特爾邊上。她走進餐廳,看了座位名牌一眼后說道:“我不要和那個人坐在一起。跟我換一下位置,巴克萊姨夫。”

巴克萊姨夫一臉驚訝,但他很隨和地答應了。“當然可以。”他說著替邦妮拉開他座位的椅子,然后自己在皮奧特爾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看起來你的這個小姨子不好對付哦,老弟。”他小聲跟皮奧特爾嘀咕道。

“是的,她對我十分生氣。”皮奧特爾面不改色地說道。

凱特湊近父親,他正在鋪開自己的餐巾。“她生什么氣?”她小聲問他,“我以為你沒有訴諸公堂。”

“這事有點復雜。”她父親說。

“怎么個復雜法?”

然而她父親只是聳了聳肩,把餐巾攤平在雙腿上。

接著是愛麗絲對她的座位安排不太滿意,盡管她沒有表示得那么直白。她本來應該坐在凱特和皮奧特爾對面的那一長排上,但她悄悄來到塞爾瑪姨媽身邊對她說:“我不知如何開口,但不好意思,能給我換到兩端的座位上嗎?”

“兩端的座位?”

“我過會兒要給寶寶喂奶,手肘需要有點活動空間。”

“當然可以,”塞爾瑪姨媽說,“理查德,親愛的?”她叫道,“你能和愛麗絲調個位置嗎?”

理查德可沒有巴克萊姨夫那么隨和。“為什么?”他問道。

“她需要有點空間來給寶寶喂奶,親愛的。”

“給她寶寶喂奶?”

塞爾瑪姨媽在凱特父親的另一側翩然入座。理查德在停頓了好一會兒之后,還是站起來移到了旁邊一個座位,挨著戈登先生,愛麗絲在一端的位置上坐下,伸出手來抱著寶寶。

雖然不太情愿,凱特還是漸漸對塞爾瑪姨媽產生了某種敬意。有點像她在長大以后重讀《飄》的感受,那時她驀然發現梅蘭妮才是小說真正的女主角。事實上,她都有點后悔沒邀請姨媽參加婚禮了。不過考慮到婚禮搞成了一團糟,或許還是不邀請為好。

皮奧特爾和凱特挨得很近,所以每當他想和她分享對某樣東西的欣賞時,只需要戳戳她的手肘。讓他中意的東西的確也不少。他喜歡頭一盤菜,維希奶油濃湯[2]——凱特發現,凡是有土豆或卷心菜的食物都深得他意——他也喜歡第二道上來的羊排。他喜歡巴克萊姨夫的音響系統上播放的巴赫的變奏曲,也喜歡音響系統本身,它有四個小巧秀氣的揚聲器,分別置于房頂飾板的四個角落。他尤其被愛麗絲的孩子——它被媽媽舉起來向大家展示,結果卻把奶吐了出來——給逗樂了,真的大笑了出來。凱特連忙戳了戳他讓他閉嘴。當塞隆舅舅告訴戈登太太他們教堂的唱詩班指揮最近都在“敷衍了事”時,皮奧特爾更是得意忘形。“敷衍了事!”他沖凱特重復著這句話,一邊戳著她正在切羊排的手臂。他胳膊肘上的疙瘩碰在她光著的手臂上,感覺粗糙卻溫暖。

在她的另一側,她父親突然彎下腰去。他好像是想爬到桌子底下去。“你在干什么?”凱特問他。他說:“我在找你的那個包。”

“你要那個做什么?”

“我只是需要把這些紙塞進去。”他說著匆匆向凱特展示了一下——幾張折了三折的紙,看上去像是商務信箋。然后他又迅速把頭縮到了桌子底下。“給移民局看的紙。”他壓低聲音說道。

“哦,看在上帝的分兒上。”凱特憤憤地自語,然后狠狠地叉起一塊肉,力度大得沒有必要。

“路易斯?你丟了什么東西嗎?”塞爾瑪姨媽大聲問道。

“不,沒有。”他說,然后坐了起來。他的臉因為剛才這陣忙活而發熱泛紅,眼鏡也從鼻梁上滑落下來。“只是放點小東西到凱特的包里。”他說。

“哦,是啊。”塞爾瑪姨媽贊許地應答。她大概以為他指的是錢,她對于他就是這樣一無所知。“路易斯,我不得不說,你把這兩個姑娘養得還不錯。”她對他說道。“總的說起來,”她說著朝他側了側酒杯,“我不得不承認這點。我當初覺得你應該把她們交給我來撫養,但我現在看出來了,你當時堅持自己帶她們或許是對的。”

凱特停下了嘴里的咀嚼。

“是啊,嗯。”巴蒂斯塔博士說。他轉向凱特,壓低聲音對她說:“我知道這些官僚語言一開始看著都會有點嚇人,但我給你附了一張名片,上面有莫頓·斯坦菲爾德的電話號碼。他是一位移民事務律師,他會幫你適應這些的。”

“好的。”凱特說。然后她又拍了拍他的手,再次說:“好的,父親。”

愛麗絲請求邦妮幫她切肉,因為她用披在肩上的開襟毛衣掩護著給寶寶喂奶。珍妮特正試圖和理查德對上目光,他剛剛又給自己倒上了酒,這最起碼已經是他的第三杯酒了。珍妮特一直把身子向前傾著,豎起一只食指,就像是想要提出什么修改意見似的,然而理查德卻存心不看向她,眼睛始終盯著別處。戈登太太聽說明茨家的男孩劫持了皮奧特爾的老鼠后,此刻正在向他表示深切同情。她坐在皮奧特爾對面那排,兩人之間還隔了好幾個位置,所以她得提高音量說話。“吉姆·明茨和索尼婭真該踏上板子[3]了。”她大聲說道。凱特下意識地縮了一下,因為邦妮肯定會聽到這話。

“踏上板子……”皮奧特爾若有所思地重復著。

“擊球手的板子,”巴克萊姨夫提示他,“棒球里面。”

“啊!真棒。很有用。我還以為是盤子[4]呢。”

“不,不是。”

“在愛德華還小的時候,”戈登太太繼續說著,“吉姆和索尼婭就對他放任自由。他從小就是個與眾不同的孩子,但不知他們有沒有注意到。”

“聽起來他們只是敷衍了事。”皮奧特爾對她說道。

他說這話時是那么高興,得意之色盡寫在臉上,以致巴克萊姨夫都忍不住笑了起來。“皮奧德爾,你可真的是喜歡我們的美國式表達,對吧?”他說。皮奧特爾也笑了,回答:“我愛死它們了!”他整張臉都容光煥發。

“好兄弟,”巴克萊姨夫充滿愛憐地贊道,“敬我的兄弟皮奧德爾一杯!”他高聲宣布,舉起手里的酒杯,“讓我們歡迎他加入大家庭。”

餐桌周圍響起一片喧動聲,人們紛紛附和,伸手去拿自己的酒杯,然而還沒等他們舉杯祝酒,就聽見邦妮的椅子在鑲木地板上劃出刺耳的尖聲,然后她一下從座位上跳起來。“好吧,我可不歡迎他,”她說,“我說什么都不會歡迎一個襲擊無辜者的家伙。”

凱特驚道:“無辜?”然后又像是才反應過來似的加上一句,“襲擊?”

“他告訴我你的所作所為了!”邦妮說著轉向皮奧特爾,“你就是不能好好跟他說,讓他把老鼠還給你。哦,不。你偏要過去揍他一頓。”

所有賓客齊刷刷地盯著她看。

“你揍了他?”凱特問皮奧特爾。

“他有那么一點兒不大愿意讓我進他們家。”皮奧特爾說。

邦妮說:“你差點打掉他的下巴!也許你真的把他下巴打掉了。現在他母親想著要把他送到急救室去。”

“很好,”皮奧特爾邊給一片面包抹上黃油邊說道,“也許他們會把他的嘴給縫起來。”

“你們聽見沒?”邦妮問其他人。巴蒂斯塔博士插進來:“好了,邦邦。好了,親愛的。控制一下情緒,親愛的。”凱特同時問道:“到底發生了什么?等等。”

“他幾乎把明茨家的門都給砸掉了,”邦妮對凱特說,“沖著愛德華大喊大叫,揪住他的襯衫衣領。可憐的明茨太太心臟病都被嚇出來了,當愛德華試圖攔住他時——他當然會攔他了,那是他的私人住宅——皮奧德爾一拳把他朝后打倒在地,然后自己飛跑上樓梯,一間一間地闖進明茨家的私人房間,直到最后他找到了愛德華的那間房,便沖著愛德華吼道:‘上來!現在就上來!’然后他逼著愛德華把所有籠子帶下樓梯,放進明茨家的那輛小貨車里。明茨太太大惑不解地叫道:‘這是干什么?停下來!’他用那種令人忍無可忍的聲音沖著她喊:‘給我讓開!’而她根本一無所知!她以為愛德華只是幫朋友代養那些老鼠的!而且他也的確是幫一個朋友代養的,一個他在網上認識的賓夕法尼亞州某個組織的成員,那人下周就會過來,把老鼠帶到一個供人領養的無安樂死庇護所里,他說的——”

巴蒂斯塔博士發出一聲呻吟,顯然他是在想象自己的寶貝老鼠落入一群滿是細菌的賓夕法尼亞人手里的場景。

“——然后他們開車到了實驗室以后,愛德華非常配合地幫著他們把老鼠從小貨車上卸下來,再搬回到老鼠室里,相信我,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兒。但他得到的是什么回報呢?皮奧德爾叫了警察。他叫了警察來把愛德華抓走,在愛德華已經完全彌補了損失之后。本來這個時候愛德華就蹲在監獄里了,我敢保證,要不是最后明茨太太也叫了警察,要把皮奧德爾抓走……”

“什么?”凱特驚道。

“我跟你說了事情有點復雜。”她父親說。

其他客人看上去都好似著了魔一般。就連愛麗絲的小嬰兒都目不轉睛地盯著邦妮,嘴巴張成O字形。

“可憐的愛德華,”邦妮繼續說,“被打成重傷,一邊臉腫得跟個南瓜似的,所以他母親當然叫來了警察。所以說,父親……”邦妮說著轉向巴蒂斯塔博士,這是十幾年來凱特第一次聽見她叫他“父親”,“父親是迫不得已才不起訴的,謝天謝地,要不然明茨他們家也會起訴皮奧德爾。這就是一場辯訴交易[5]。”

“嗯,我覺得辯訴交易不是這個……”巴克萊姨夫插進來。

“你就是因為這個才不訴諸公堂的吧?”凱特問父親。

“這樣比較妥當。”他答道。

“但皮奧特爾是被激怒了!”凱特說,“他是情急之下才打了愛德華的,不是他的錯啊。”

“這是真的。”皮奧特爾點點頭。

塞爾瑪姨媽說:“無論什么情況……”

“你當然會這么說了,”邦妮對著凱特說道,“你當然會覺得皮奧德爾不會做錯什么了。你不知為何就變成了某種僵尸似的。‘是的,皮奧德爾;不,皮奧德爾。’神情呆滯地跟在他后面轉。‘不管你說什么,皮奧德爾;你想讓我做什么我就去做,皮奧德爾;我當然會嫁給你了,皮奧德爾,即使你只是想找一個美國公民跟你結婚。’你對他說。然后你在自己的結婚宴會上遲到得沒邊沒譜,你們兩個人甚至都沒穿禮服,衣服亂糟糟皺巴巴的,就好像你們一個下午都在親熱似的。真惡心,就是這樣。哪天我要是有了丈夫,你絕對不會看到我像你這樣逆來順受。”

凱特站起來,把餐巾放到一邊。

“很好。”她說。她感受到皮奧特爾的眼睛正盯著她——每個人都盯著她——巴克萊姨夫顯然被逗得樂不可支,塞爾瑪姨媽則高度緊張地等待著在第一時間插進話來,結束這一切。然而凱特只看著邦妮一人。

她說:“你想怎樣對你的丈夫隨你便吧,但我同情丈夫們,無論我的丈夫是誰。做個男人很不容易。你有想過這點嗎?不管有什么煩惱,男人都覺得他們得藏在心里。他們覺得自己看上去應該是獨當一面、掌控局面的。他們不敢暴露自己真實的感情。不管他們是內心受傷、絕望無助,抑或是悲傷難過,不管他們是郁郁寡歡、鄉愁難解,還是心中有種巨大的揮之不去的負罪感,抑或是他們即將在什么事情上一敗涂地——‘哦,我沒事。’他們都會說,‘一切都好。’其實仔細想想,他們要比女人們不自由得多。女人從一兩歲時便開始研究他人的感受;她們不斷完善自己的探測雷達——包括她們的直覺、同情心,或是人際交往中的什么能力。她們知道無數事情的隱秘法則,而男人們則執迷于體育比賽、戰爭與功成名就。就好像男人和女人是來自兩個不同的國度!我不是‘逆來順受’,不像你說的那樣。我只是允許他進入我的國度。我只是與他分享一個我們都可以做回自己的空間。求主憐憫,邦妮,對我們寬容點吧!”

邦妮跌落到自己的椅子上,目光茫然。或許她并未心服口服,但至少她不打算再爭吵了,目前看來。

皮奧特爾站起來,一只手環住凱特的肩膀。他微笑地看著她的眼睛,對她說:“親親我,凱特婭。”

她照做了。

注解:

[1] 塞爾瑪姨媽不熟悉皮奧特爾·施謝爾巴科夫的外國姓氏,因此在介紹時先是誤說成了“謝爾巴科夫”,又說成了“謝爾巴科瓦”。

[2] 用韭蔥、土豆等烹制的奶油濃湯,通常冷食。

[3] 原文為“step up to the plate”,原為棒球術語,指的是擊球手踏上本壘板準備擊球,后成為美國俚語,表示“開始著手做某事”,這里戈登太太的意思是明茨夫婦該開始管管愛德華了。

[4] plate既有“盤子”的意思,也有“板子”的意思。

[5] Plea bargain,指在法院開庭審理之前,作為控訴方的檢察官和代表被告人的辯護律師進行協商,以檢察官撤銷指控、降格指控或者要求法官從輕判處刑罰為條件,來換取被告人的有罪答辯,進而雙方達成均可接受的協議。邦妮這里是錯用了。

如何安装哈灵麻将辅助神器 顺配宝 快3计算公式绝准法 排列3投注技巧 全球股市行情指数一 福彩快乐10分怎么玩法 峪科配资 湖南动物快乐十分技巧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 吉林福彩快三下载安装 浙江12开奖结果查询 南京配资网 免费pc28预测手机软件 国家福利彩票北京快乐8 股票分析软件下载 黑龙江快乐十分复式投注表 今日全球股市行情